您的当前位置:游戏狗新闻 > 行业观点 > 正文

科技巨头的游戏大战:谷歌苹果微软等争做游戏业Netflix

2019-03-26 来源:腾讯科技 编辑:Fashi

据外媒报道,与世界各地数千万人一样,《堡垒之夜》(Fortnite)游戏让视频流媒体服务Netflix 的老板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彻夜未眠。

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并不是通宵达旦地享受玩这款游戏的超爽体验,而是对这种游戏抢夺 Netflix 用户的魔力感到忧心忡忡。更令他夙夜忧叹的是,谷歌、微软和苹果等硅谷大科技公司也都开始争做游戏行业中的 Netflix。

Netflix是一个麻烦制造者,它带着硅谷的发展模式闯入好莱坞,创造新的内容,发布现有的电视节目和电影,偷走人们的眼球,支配我们的闲暇时间。

现在,哈斯廷斯担心,Netflix 本身正在被《堡垒之夜》打乱。《堡垒之夜》是一款令人上瘾的多人在线射击游戏,已发展成为一款社交媒体平台,非常受欢迎。如果它的大约 2.5 亿全球用户群是一个国家,那么它将是世界第五大国家。

今年 1 月,这位 Netflix 首席执行官在致股东的一封信中表示:“我们与《堡垒之夜》的竞争甚至比跟 HBO 电视网的竞争更激烈。与消费者选择的所有其他屏幕时间体验相比,我们的增长是源于我们的超棒体验。”

如果游戏已经在吸引 Netflix 的观众,哈斯廷斯可能会感到不安,因为他得知互动娱乐行业现在也在试图窃取他的商业模式。一大批科技公司正争先恐后地将自己定位为“游戏行业中的 Netflix”。这些公司包括从艺电和 Rovio 旗下 Hatch 等开发商和出版商到谷歌、微软和苹果等硅谷大科技公司。

抢占地盘使电子游戏成为科技行业中最具活力和竞争最激烈的市场之一。三大洲的银行家均表示,在未来 18 个月,随着争夺内容控制权的竞争愈演愈烈,游戏行业很可能会成为并购活动的战场。

如果《堡垒之夜》游戏的大约 2.5 亿全球用户群是一个国家,那么它将是世界第五大国家。

“游戏不仅仅是一种游戏,它更是一种新的媒体形式。” 《堡垒之夜》游戏开发商和《Pokémon Go》游戏开发者 Niantic 的投资者、aXiomatic 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布鲁斯-斯坦(Bruce Stein)表示,“任何关注游戏的人都必须意识到,随着每一代人的成长,他们在游戏上所消耗的时间变得很长。如果这些公司不把游戏放在他们的产品组合中,他们迟早可能会遭受损失。”

游戏市场每年的销售额近 1400 亿美元。游戏市场是娱乐业最大的破坏者,而且游戏市场本身也在经历巨变。

谷歌本周发布了一款新的云游戏平台 Stadia,它的规模和雄心都很强大,承诺可以让用户随时随地玩任何游戏。尽管一些分析人士警告称,将于今年发布的 Stadia 在宣布时还缺乏游戏内容,但视频游戏媒体中的一些人已经将 Stadia 与索尼在 1994 年推出的第一款 PlayStation 相提并论。亚马逊、微软和中国的腾讯预计都将推出自己的云游戏平台,以利用它们投资的全球数据中心和网络连接服务。

在此之前,“游戏机已死”已经被提前宣布过很多次了。但是,在经历了移动游戏的巨大增长之后,许多业内人士相信,这一次游戏机真的要死了,因为各种各样的游戏都可以在连接到云服务的任何设备上直接玩。

Northzone Ventures 风投公司的技术投资者、移动游戏公司 Dots 的前首席执行官保罗-墨菲(Paul Murphy)表示:“我们说游戏机已死,可能在死的时机方面说错了。但是,游戏机死亡是迟早的事情。”

科技行业喜欢以“下一个 Uber”或“下一个谷歌”来炒作自己的最新大创意。而“游戏行业中的 Netflix”标签在几个方面却很适合未来的游戏行业。

首先,许多玩家将使用一种类似流媒体的技术,这种技术可以让玩家实时访问大量的游戏内容库。今天,玩家有时需要等上几个小时才能下载一个新的游戏到他们的 PC 电脑或游戏机上。谷歌已经承诺,只要点击一个链接,用户就能在 5 秒钟内通过自己的联网设备在线玩一款新的游戏。

明星流媒体游戏玩家 Ninja——他在 YouTube 上玩《堡垒之夜》赚了数百万美元——和知名 DJ 棉花糖(Marshmello)——他在《堡垒之夜》游戏里开演唱会。

其次,许多科技行业的平台公司都梦想建立这样一个像 Netflix 那样的庞大而忠诚的订户基础。Netflix 现在成为了一家规模空前的全球媒体公司。

随着 iPhone 销量增速放缓,订阅服务已成为苹果的一个特别优先考虑的事项。据说,苹果正准备推出一项新的服务来吸引游戏开发商,这项新的服务将与其在视频和新闻领域的新服务并驾齐驱。

为了吸引玩家的注意力,所有参与《堡垒之夜》的公司都希望成为他们观众的首选娱乐形式,这种娱乐形式已比电影或音乐更有利可图。“游戏的未来是一场争取与终端用户建立直接关系的竞争。”总部位于布赖顿的游戏工作室 Electric Square 的游戏总监尼古拉斯-洛弗尔(Nicholas Lovell)表示。

直到最近,硅谷才意识到这种关系的重要性。苹果和谷歌通过 iPhone 和 Android 设备的应用商店主导了移动游戏的分销,这几乎是很偶然的事情,因为视频游戏很快成为最流行、最有利可图的移动应用形式。

科技投资者 Atomico 的风投合伙人、游戏工作室 eRepublik Labs 的首席执行官亚历克西斯-邦特(Alexis Bonte)表示:“这是一个与 5 年前和 10 年前非常不同的市场。它要大得多。我们谈论的是一个 1400 亿美元的市场,这意味着它以不同的方式吸引了新的玩家的注意力。”

一年前首次在移动设备上推出的《堡垒之夜》等游戏取得的巨大成功,迫使科技平台意识到,在智能手机时代,游戏人口已经变得非常庞大。

“人们再也不会称自己为‘游戏玩家’了。”英国游戏开发商兼发行商 Bossa Studios 的联合创始人罗伯塔-卢卡(RobertaLucca)表示:“你也不能称自己为‘观看电视者’。游戏太普遍了。”

游戏曾经被认为是孩子和书呆子才会玩的东西。但 20 世纪 80 年代出生的这一代人从未脱离离开过游戏——现在他们抚养自己孩子的原则是游戏是与书籍、音乐和电影并驾齐驱的东西。

总部位于伦敦的初创公司 Improbable 的首席执行官赫尔曼-纳鲁拉(Herman Narula)表示:“我甚至可以说,(游戏)是目前我们文化中最重要的东西。”该公司开发模拟技术,在游戏和其他应用程序中创建“虚拟世界”。“这将改变我们赚钱的方式,改变我们之间的关系,形成我们最重要的关系。”

据几位知情人士透露,这就是为什么苹果花了几个月时间向开发商慷慨提供数百万美元预付款,以确保它的一项计划中的游戏订阅服务拥有独家的游戏内容。这项服务可能在今年推出。(苹果拒绝置评。)。

在一定程度上,谷歌推出 Stadia 游戏流媒体服务是因为它认识到了人们玩游戏的视频对 YouTube 的发展有多么重要。如果谷歌不发展游戏,那么亚马逊在 2014 年收购的视频平台 Twitch 可能会抢走 YouTube 的观众。

由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制作的传统射击游戏《使命召唤》(Call of Duty)是一款特许经营的游戏,其销售额已超过 170 亿美元。

虽然谷歌可以利用它在云计算领域的巨大领先优势,但它只宣布了几款在 Stadia 游戏流媒体服务推出时可玩的游戏。与电影和音乐一样,游戏仍然是一项受欢迎的业务。许多人只玩最受欢迎的游戏,因为在那里他们可以与他们的朋友一起在网上战斗,如《堡垒之夜》和艺电的快速发展的游戏《Apex 英雄》(Apex Legends)。像这样的免费游戏为它们的创造者创造了赢家通吃的局面。

但是,随着游戏概念的变化,猜测哪些游戏将成为下一个《堡垒之夜》将变得越来越困难。

乍一看,《堡垒之夜》看起来可能只是另一个在线射击游戏——100 名玩家在一个岛屿上开始战斗,直到只有一个获胜者幸存下来。但传统射击游戏,如动视暴雪的《使命召唤》系列游戏——其销售额已超过 170 亿美元——往往不会在游戏中举办舞会。

上个月当知名 DJ 棉花糖在《堡垒之夜》里举行演唱会时,大约有 1070 万人登录游戏去观看,还有更多的人在 Twitch 和 YouTube 上观看。

除了创建一个供朋友们呆在一起玩的地方(当他们不想在游戏中互相残杀的时候),《堡垒之夜》还在游戏玩家的脑海中形成了一个印象,即他们可以在任何设备上玩同样的游戏——无论是游戏机、PC 电脑、智能手机还是平板电脑。

多年来,索尼就认识到,建立一个巨大的内部游戏工作室可能会带来巨大的经济回报。该工作室创造了 2018 年最大的两部热门游戏《战神》(God of War)和《蜘蛛侠》(Spider-Man)。

微软也在积极效仿。它在全球范围内收购了一系列中等规模的游戏工作室。2018 年,微软进行了 17 次收购,其中 7 次与游戏有关,目的是扩大其 Xbox 游戏机上的游戏内容。

新的 Stadia 控制器将能使游戏玩家直接将游戏画面发送到 Youtube 网站。

Astris Advisory 咨询公司的分析师大卫-吉布森(David Gibson)说,规模达数十亿美元的游戏工作室收购活动可能会增加。他说:“现在的情况是,有很多有雄厚财力的大型流媒体服务公司,都在说自己非常需要游戏内容,并希望收购游戏工作室。”

这就是为什么大型科技公司的到来让任天堂等公司和整个游戏行业感到既紧张又兴奋的原因之一。

Wonder 公司的创始人安迪-克莱因曼(Andy Kleinman)表示:“我们看到,随着这项技术的发展,游戏行业变得越来越分散。”Wonder 是一家初创企业,正在开发一种可适用于不同设备的游戏平台。

他表示,这种情况对开发者来说可能有利可图,但“对用户来说可能很糟糕”,因为他们需要面对太多的应用、登录和订阅。“专注于构建游戏的公司应该开发游戏,专注于构建平台的公司应该构建平台。”

正如 Netflix、苹果和亚马逊的到来推高了好莱坞顶尖人才的价格一样,在短期内,随着科技公司争夺游戏内容,游戏开发商可能会看到一笔意外之财。但游戏工作室 Electric Square 的游戏总监洛弗尔警告称,游戏开发商应该记住,在收购了好莱坞的影视节目后,Netflix 变成了影视公司的最大竞争对手。

他说:“游戏开发者喜欢‘游戏行业中的 Netflix’的提法以及一种新的获得报酬的方式。我担心他们中的许多人没有意识到与他们正在与魔鬼做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