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游戏狗新闻 > 人物访谈 > 正文

TGA创始人Geoff Keighley专访 美国人民很尊重游戏这个爱好

2018-07-03 来源:篝火营地 作者:晗雨

但随着 VGA 的发展和扩张,邀请过多的明星以及商业化的广告和表演植入成为了当时饱受诟病的地方,因为这似乎让焦点不再落在游戏上。「就像他们是因为错误的理由来这里庆祝游戏。」Geoff 在接受采访时也提到,后来在 TGA 举办的初期也曾犯过同样的错误,但后来发现实际上 TGA 并不需要这样的明星

在今年 E3 开展前一周,备受瞩目的被誉为「游戏界奥斯卡」的 The Game Awards 颁奖礼(以下简称 TGA)公布了今年的举办时间:2018 年 12 月 6 日。「像电影界有奥斯卡,音乐界有格莱美,但是游戏界就从来没有一个这样的盛会。」TGA 创始人 Geoff Keighley 谈起 TGA 创办的初衷就是希望能将游戏创作人和玩家都聚在一起,让大家觉得玩游戏本身就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 TGA 就是提供这样一个氛围的地方。

「我这辈子就只干过游戏这一行。」Geoff Keighley 早在 13 岁的时就写了第一篇有关游戏的文章,加入 G4TV(美国有线和卫星电视频道)之后担任起这个频道的首席主持人,而后在 GameTrailers.TV 和 Spike TV 都从事游戏相关的工作,在 Geoff 的职业道路上,几乎就没有偏离过游戏二字。

TGA 的前身是 Geoff 于 2003 年在 Spike TV 主办的 Video Game Awards 游戏颁奖礼(以下简称 VGA),当时游戏在欧美的蓬勃发展为游戏颁奖典礼搬上电视荧幕创造了商业契机,而 VGA 邀请众多当红明星的华丽阵容以及能够为游戏玩家和游戏开发者提供聚在一起的氛围和场地,为其赢得了不少青睐。

Geoff 是个大玩家,他把游戏作为他的终身事业

但随着 VGA 的发展和扩张,邀请过多的明星以及商业化的广告和表演植入成为了当时饱受诟病的地方,因为这似乎让焦点不再落在游戏上。「就像他们是因为错误的理由来这里庆祝游戏。」Geoff 在接受采访时也提到,后来在 TGA 举办的初期也曾犯过同样的错误,但后来发现实际上 TGA 并不需要这样的明星,颁奖典礼应该是属于真正的玩家和游戏开发者的主场。

传统电视渠道的衰落,以及互联网视频平台和直播平台的快速崛起,导致十周年庆典之后的 VGA 被迫转型,传统线下的盛大颁奖典礼被取消,从往日传统华丽的好莱坞式颁奖典礼转变成一个廉价的在线活动,但即使这样也无法挽救被淘汰的命运。Geoff 在 2014 年拒绝了 Spike TV 制作新一届 VGA 的邀请,并宣布将独立制作一场面向游戏玩家的颁奖典礼,「我觉得是到创办自己的典礼的时候了。」

在今年 E3 开展前,我和 Geoff 约好了要对他做一次独家专访,除了与 TGA 相关的话题外,我还问了他作为一个普通的游戏玩家,如何看待游戏对他生活的影响,以及他对游戏行业未来的一些展望。另外因为这个采访是在 E3 各大发布会开始之前进行的,我还让他预测了一下今年 E3 会出现哪些游戏,现在我们可以看看他是否都猜对了。以下是采访视频和采访原文。

媒体: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上周你们刚宣布了今年 TGA 的举办时间,这次有什么新的东西吗?可不可以向我们透露一点?

Geoff:这是第五届 TGA,会在美国的 12 月 6 日(中国的 12 月 7 日早晨)直播。我们对此感到非常激动,这会是我们的五周年纪念典礼。中国的观众收看我们的典礼真是太让人惊喜了,这几年你主持的非常棒,我看了转播视频,看到你在演播室里,非常棒。今年颁奖典礼又能在中国直播我们很激动。我们将在微软剧院举办,就在我们后面离 E3 会场很近,我们会把他办成一个而非常特别的典礼。因为今年是我们的五周年,所以我们会沿用去年非常受欢迎的交响乐团,我们就全程都有游戏音乐。我们会更关注电子竞技,还会公布新的游戏大作。我们去年就非常开心,能有游戏的首次公开亮相。所以我们这周来参加 E3,然后下周就要开始筹办 TGA 了。绝对是我们办过的最大的 TGA!

媒体:TGA 已然是最大的线下游戏盛会,更像是颁奖典礼,所以你最初想创办这个颁奖典礼的想法是什么样的呢?

Geoff:我之所以创办 TGA 是因为我小时候就相信游戏是世界上最有力的娱乐方式。我也看电影,看电视,但是当我玩游戏的时候,感觉就大不相同。游戏更有代入感,我更能掌控我扮演的角色的命运,我非常热爱游戏。在我成长的这些年,美国已经有很多颁奖典礼,像电影界有奥斯卡, 音乐界有格莱美,但是游戏界就从来没有大家一起庆祝游戏制作人的努力,也没能打造出一种氛围将玩家们团聚起来让玩家自豪的盛会,我一直就想打造这样的一个典礼。我在美国的电视圈工作的很多年,也办过 Spike TV 电子游戏大奖还有其他颁奖典礼。但是五年前随着互联网视频平台,和直播平台的革新,我觉得是到创办自己的典礼的时候了。所以五年前我自己投了一笔钱,创办了自己的典礼。我邀请了我的朋友们来参加,比如小岛秀夫先生和其他的开发者们来参加。他们都对游戏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大量的支持,我就是这么把 TGA 办起来的。

Geoff 在行业内的人脉相当广,这也是他能成功举办 TGA 的原因之一(图右为 Valve 和 Steam 的老板 G 胖)

媒体:你刚才提到了你的童年,能不能告诉我,你从小是玩着游戏长大的吗?比如你玩的第一个游戏是你父亲送给你的礼物吗?

Geoff:是的,我还小的时候我记得我妈妈给我报了一个计算机兴趣班,于是我学会了在电脑上打字,还是那种老式的电脑。我小时候别人都去上音乐班,体育班,而我去上计算机班,所以电脑伴随着我的成长。我母亲总是在电脑上忙很多工作,会计啊什么的,而我则用电脑玩游戏。我玩了很多非常早期的游戏,许多探险游戏和故事性游戏,乔治·卢卡斯有一家 Lucas Arts,他们做了许多故事性游戏。我妹妹一般就看书,而我就玩游戏,这种游戏里有非常多的文字背景和精彩的故事,我沉迷其中。我和我弟弟都喜欢玩游戏,我小时候总是能有游戏玩,早期的任天堂和世嘉的游戏,像世嘉 MD 主机和任天堂 64 主机,我都是玩着这些长大的。我小时候玩了很多游戏,我 13 岁的时候就写了我第一篇有关游戏的文章。我还在上学的时候,就接触到了美国的一个叫做 CompuServe 的早期网络,然后我遇到了一个杂志的编辑,他邀请我为他们撰写文章,所以说我这辈子就干过游戏这一行。

媒体:所以说你的父母从来没想过玩游戏会拖累你的学习吗?

Geoff:嗯,没有。我觉得我父母非常支持我玩游戏,就是我玩的游戏都是非常丰富多彩的故事性游戏,有很多很棒的角色,全程都在阅读,这很好,他们对我很支持。我还是要完成学校的功课,确保我在学校取得好成绩这样。有时候我也会写着写着作业,就切到游戏开始玩。我父母很好,他们非常支持我。他们也会帮我出钱,来帮我买游戏机,美国之前有个叫 3DO 的光盘游戏机。

媒体:我记得几百还是 1000 美元,1000 美元对吧?

Geoff:1000 美元,一个非常贵的游戏机。我小时候那段时间住在加拿大,加拿大的售价更贵。我的父母愿意为我花钱,愿意给我投资,我一直很感谢他们支持我的爱好,他们从来没说过不让我玩游戏,让我专心去学习。我是个好学生,所以还能边玩边学,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游戏让我少了很多麻烦。我没有出门去参加派对,干坏事,我就在家安心玩电脑。

媒体:像个宅男一样?

Geoff:确实有点宅吧,仿佛有些孤单,当你一个人玩电脑的时候有点孤独,现在大家都已经被互联网串联起来了,你不是一个人在玩,你是在线上跟别人一起玩。我父母非常支持我,我一直很感谢他们。

媒体:就这种你父母都支持你玩游戏的情况,让我想是不是说你家里属于个例,还是说这在全美国的家庭里都很常见?

Geoff:我认为许多美国的父母,支持并且理解孩子们玩游戏,而且还有不同类型的游戏。《我的世界》在美国挺流行的,许多小孩在玩游戏的时候都在学习新东西。比如怎么起建造东西,这些游戏都是有教育意义的,我小时候也玩过这种有教育意义的游戏。我想起来以前电脑上玩的《聪明兔》,我的阅读能力都是玩那个游戏学的。游戏当然有正面的影响,显然有的游戏比较暴力,也会面临其他挑战,不过我小时候并不玩这些游戏。我父母对我在干什么非常感兴趣,在美国父母们都知道孩子们喜欢玩游戏,也可以在沙发上和朋友一块玩游戏,或者全家一起玩任天堂或者其他主机。游戏当然有好的一面,但是还是要担心不好的一面。美国有这么一个系列叫做《情圣拉瑞》,这个游戏说的是有个人嘛,就到处去泡妞,这种游戏就是成熟一点的人才能玩了,我小时候就不能玩这个游戏,有些游戏我是不能玩的。而我的父母,大多数美国的父母都支持孩子玩游戏,玩游戏是个很好的爱好,但是玩游戏只能是一项爱好,不能是你的全部。我认为美国人民很尊重这个爱好。

媒体:七八十年代家用主机对家庭来说都算是新东西了,但是你的父母还是很支持游戏,他们不会觉得这是一种毒药吧?

Geoff:不会,我们家一直有台家庭电视,我们会接一个任天堂或者世嘉的游戏机上去玩。我们也有专门玩游戏的电脑,我觉得他们还挺喜欢这样的,因为我和我弟弟就能找到共同话题,我们会一起玩,我们一起讨论游戏,一起交换游戏等等。你跟学校里的朋友聊起来时,游戏更像一种是社交工具,比如「我买了新的马里奥游戏,给我玩玩」,原来很流行这样的聊天。我想大多数美国父母都具有科技前瞻性,就像现在许多家长都给小孩买手机。我认为对游戏是有害的担心是存在的,因为人们不了解游戏,也有的父母不玩游戏,我现在觉得许多父母都是跟我一样大,或者更老点,他们都记得小时候玩游戏的时光,他们想跟家人小孩一同分享这些游戏,因为他们对这个游戏有着很好的回忆。事态在改变,在变得更好,而不是变得越来越差,当我长大的时候,我相信有很多家长并不喜欢暴力游戏。

 在美国,游戏早已作为娱乐方式的一种而被大众司空见惯,很多好莱坞明星本身也是游戏迷,图为在 TGA 颁奖礼上的基佛·萨瑟兰和马克·米尔汗

媒体:我为什么会这么问呢,因为目前在中国,社会舆论给游戏施加了很大的压力。他们认为游戏会拖累学生的学业,甚至把游戏称为电子海洛因,美国之前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吗?

Geoff:没有,但是人们一直有这样的担忧,但我跟人们谈及游戏的话,游戏是分很多类型的,就像第一次写的游戏文章就是有关于《模拟农场》的,这是威尔·赖特开发的,他曾做过《模拟城市》,是一个有关如何规划城市的游戏。而《模拟农场》里我会去学到怎么建造一个农场,去学到怎么样经营。所以这样的游戏其实对我的心智发育很有帮助,去想怎么规划一座城市,或者去想别的东西比如如何建造。我小时候玩过一个游戏叫《神奇机器》,这是一个科技类游戏,你要用不同的东西来解决难题,去弄清楚如何造一台机器。我记得小时候有很多这样的游戏,是有教育意义的,帮助了我学习的。没错,有的游戏比别的游戏要更加暴力,但是游戏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对吧。我想总是有特定的游戏小孩不该玩,我只是觉得玩游戏时进行的互动,是一个很有效的了解世界的方法,你会在电脑里进行各种各样的实验,我觉得游戏是有非常积极的一面的。很遗憾听说在中国有人把游戏视为电子海洛因,我想可能是因为人们对不同的游戏缺乏了解吧。你要慎重选择你玩的游戏,不管做什么,包括兴趣爱好都要讲究适度,不能为了玩游戏而不去做家庭作业。我就总是能找到两者直接的平衡点,学习好的同时又在玩游戏,我也说过游戏甚至让我免于麻烦,因为我就在家玩游戏,而没有出门去惹麻烦,去干坏事。玩游戏对我挺有帮助的,但是每个人都不一样,你要确保你能在各种事物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但是我觉得给所有的游戏都贴上标签,说游戏都是不好的,这不是事实。

媒体:因为在中国,媒体给了游戏很大的压力。就像我吧,小时候父母想方设法阻止我玩游戏。但是现在我从事游戏行业,所以他们也就慢慢了解我的工作,了解游戏并非都是不好的。所以当你开始你的职业生涯时,你有想过去做游戏制作人吗?因为每个玩家都有这样一个梦想,想做一个自己的游戏对吧?你有这样想法吗?

Geoff: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没有。我从来没想过要去做一款游戏。

媒体:你只想去玩游戏是吗?

Geoff:玩,但不光是玩游戏,我会想去支持去涉猎所有的游戏。所以在我职业生涯里我也想过,我可以去游戏公司上班,去给小岛秀夫上班,但是这样就代表我没办法和其他人合作,我和很多人有很多联系,我觉得我的工作的优点就是能够把所有人都团聚起来,就像在 TGA。我不能又做 TGA 又去做游戏,那样就显得我不公平,所以我就选择我最好能帮助到别的游戏创作者,帮助到别的游戏。我最激动的是能够公布新游戏,我希望我的这个典礼能够发展下去并且取得成功。我觉得开发者们感谢我和信任我去向大众展示他们的游戏,所以我的整个职业生涯,我非常想去歌颂所有的游戏,去赞美做游戏的那些人,而不是自己做游戏。

媒体:我们回到 TGA 的话题上来,2015 年的 TGA 你宣布小岛秀夫先生获奖的时候,他没法出席,你为他说了一席话,你是有所准备还是临场发挥?

Geoff:既是也不是吧。几年前小岛秀夫因为《潜龙谍影 V》而获得多项提名,他将会离开老东家科乐美的消息已经人人皆知了,但是我们的颁奖典礼是在 12 月举办,当时情况就比较尴尬。因为人们都知道他要离开科乐美,但是他应该要获奖,所以我们觉得尽管他要离职他可能还是会到现场来,和他的团队和其他制作人一起庆祝这个作品,我指《潜龙谍影 V》。我们在典礼开始几天前发现,小岛先生拒绝了我们的邀请,我们都认为他真的会来但是他没法来,因为科乐美不让他来,因为他还是科乐美的员工,他们说:「你不能放这几天假去美国」,我本来也没准备说什么,台本上没有这段,但是当《潜龙谍影 V》获奖,小岛秀夫先生却不能来领奖,我认为人们都非常失望,基弗·萨瑟兰起身来领奖,他是《潜龙谍影 V》里斯内克的配音演员,一切都还顺利进行,但是当镜头回到我身上,我必须解释为什么小岛秀夫先生没来,因为我不想人们去乱想,说他不想来,或者说他对获奖不敢兴趣,对大家对他认同不心怀感激,我就很开诚布公的说:「现在情况是这样的,他想来到现场,但是科乐美不批准他来,我想我必须告诉观众真相,解释来龙去脉,小岛先生被摆了一道,我想他肯定不会在推特上告诉大家,所以我就告诉了大家真相」,观众们都炸了,他们对科乐美非常失望,大家都不开心。但是你知道的第二年就很棒,因为他亲临 TGA 现场,我们为他颁发了奖杯,我也为他的获奖而发了一席话。

 在 2015 年的 TGA 颁奖礼上,Geoff 为因故缺席的小岛秀夫仗义执言,私底下他们亦是极好的朋友,在小岛秀夫刚离开科乐美的时候,Geoff 甚至专程飞往东京陪他散心

媒体:他今年也会来对吧?

Geoff:希望他能来呀,因为我们今年才开始筹备,但是他除了 15 年那届每一届都来了,那次别人不让他来,所以他对我们 TGA 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朋友。

媒体:是他跟你们说他来不了,还是你们收到科乐美官 方信函说他来不了?

Geoff:我认为他始终还是科乐美的员工,他们说:「你那几天不能请假去洛杉矶,你还要上班。」

媒体:科乐美有告知你们吗?

Geoff:并没有,我没有从科乐美那边收到任何消息,我还想他们会不会说点什么。

媒体:这件事过后有没有科乐美的人联系你?对你说「你不应该这么说」?

Geoff:我有跟科乐美的人聊过,他们有的人跟我说,他们其实很高兴我帮小岛秀夫说了一些话,因为他们也不赞同科乐美的做法。

媒体:许多人都站在小岛这边对吧?

Geoff:是的,小岛这边。科乐美的高层从来没对我说过什么,我们现在也跟科乐美没有太多合作,因为他们现在除了《实况足球》系列以外也没做太多的主机游戏,他们没有什么新消息,我觉得他们应该有什么回应,但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这都是三年以前的老事了。

媒体:在 TGA 的这五年,和之前的电子游戏大奖的那些年里,你们遇到的最大的难题是什么?

Geoff:好问题,我认为我个人遇到的最大的难题和挑战,就是举办 TGA 筹集资金,因为我投入的都是我的个人资产,就像投资房子一样我投资了 TGA。可以这么说,创办了 TGA,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然后我认为这些年我们面对的其他挑战,还有如何让人们信服。我们有时候会在典礼上请明星助阵用上音乐,来让我们的典礼更盛大,但是我们要做得能让人信服,特别是在Spike TV 电子游戏大奖的那几年,能找到热爱游戏的明星来就比较有挑战性。现在 TGA 我认为我们做的非常好,我们在之前的观念上进行了革新,这是我们的另一个比较大的挑战。我们面临的第三个挑战是,因为我跟这个典礼密不可分,这是我个人的典礼嘛,我们宣布提名的时候,总是不可避免的有的开发者会因为没被提名而失望,他们会觉得是我不提名他们。我甚至都不再参与投票,因为我参与了太多的工作,我觉得这样有失公平。但是人们还是会想说,「杰夫,你太让我们失望了,为什么你不选我们?」我每次都很难受,因为我想去庆祝游戏,但是人们不可避免的会失望,许多游戏人创造出那么美妙的作品,他们对游戏倾尽一生,我想让大家都开心,这也是一部分的挑战吧。

媒体:你刚提到邀请明星来 TGA。我记得几年前,你们邀请太多明星来颁奖,以至于玩家们不是很买账对吧?玩家所想的是关注游戏对吧,你对这个的看法是什么呢?

Geoff:我想一部分是因为,玩游戏嘛,像我们这样真正的玩家是热爱游戏的,我们作为一个玩家感到非常的自豪,我们一直以来都是玩家,有时候有明星来,如果他们并不是一名真正的玩家,我想人们会很排斥。因为就像他们是因为错误的理由来这里庆祝游戏,是出于商业上的原因而不是自己对游戏的热爱,我也发现我们并不需要这样的明星,如果你是一个热爱游戏的粉丝那么我们非常欢迎你。杰克·布莱克就非常喜欢游戏,或者和小岛秀夫一同颁奖的吉尔莫·德尔·托罗,吉尔莫·德尔·托罗是一个游戏迷,他非常支持小岛秀夫,他颁奖给《茶杯头》的时候,你能看出来他是真的在乎游戏。我们认为明星对游戏的热爱不能是伪装的,必须是真正热爱游戏真正玩游戏的明星,如果他们真的热爱游戏,那么他们和游戏迷们就有共同语言,非常棒。但是如果有的明星来,仅仅是因为他们要来宣传他们的新电影,他们不喜欢游戏,观众们是不会买账的。他们会说,你为什么来这里,今晚是我们的主场,今晚是游戏和游戏制作人之夜。而对我个人而言,小岛秀夫就是游戏圈里最大的明星,这就足够了。我想我们证明了这点,我们并不需要明星来让 TGA 成功举办,但是如果有合适的热爱游戏的明星想来,对游戏开发者们献以敬意,我们很欢迎他们。

 Geoff 早些年因为过度商业化而受到玩家指责,所以他对 TGA 的商业赞助和明星邀请非常谨慎

媒体:你们去年有超过 30 个奖项对吧?你能聊一聊你们如何确定提名,怎么选出每个奖项的获奖者呢?

Geoff:我们的奖杯是维塔工作室做的,他们是彼得·杰克逊为了拍《指环王》而创办的,我们有 30 个奖项,我们的提名是基于一个来自全球各地的媒体团投票,选出他们最喜欢的游戏而得到的,很高兴篝火营地今年也会参与到这个投票中来。我们在全球有大约 50 家媒体来参与提名,我们宣布提名,获胜者是根据不同的提名之中再选出来的,我们也会让粉丝们投票选出他们的最爱。在中国,我们最近几年也跟腾讯游戏频道进行了合作,我们做了最佳中国游戏奖,那个奖很棒,都是跟欧美很不同的游戏,像《纪念碑谷》啊,《英雄联盟》啊,都是我之前不了解的游戏,像那个《剑网三》就是你们的游戏。你们很了解这些游戏都很棒,这就是我为什么热爱他们,因为我们之前从没有听说过这些游戏,但是很显然在中国都很火。我很喜欢这种发现的感觉,我们能去发现世界上其他的游戏,这大概就是提名的流程和选获胜者的流程,我们在直播颁奖典礼之前也不会跟任何人说赢家。

媒体:现在 TGA 更加注重的是美国的市场对吧?你有没有扩充这片领域的打算呢?比如国际性的市场?

Geoff:我们非常乐意,TGA 是在美国举办的,但是全世界的人都在收看,你在中国帮我们转播,你一直是非常好的合作伙伴。世界范围上的话,我们看过人们在哪收看的数据,我们的观众有巴西的、澳大利亚的、伦敦的、中国的、日本的,我们在全球都有观众,我们很开心人们都收看。因为我之前是一个美国的电视制作人,我之前也只考虑过美国的观众,现在我很高兴世界各的人都如此热爱游戏。TGA 是一个面向世界的典礼,我认为在将来我们也会进行更多的努力来在了解和庆祝不同的市场的游戏,就像我们一起在中国设立的那个奖项,中国有许多游戏,美国人不了解,世界各地的人也不了解,我们有机会能在中国做点什么,来让我们更了解中国的游戏市场更了解中国人民的游戏习惯,中国的机会,中国的游戏。我们当然也想过,去到当地做颁奖典礼去庆祝当地的游戏,老实说,在未来,我的个人想法一直是能把 TGA 在世界各地举办,就像奥运会,我们一直都只是在洛杉矶举办,可能以后我们就能一年在伦敦,一年在纽约或者一年在东京举办,我们一直在考虑这个。同时也考虑在全球范围内我们有什么机会能做点什么,我很荣幸能到中国去,(我们也希望你能来)和你一起。中国非常棒,和你一起在深圳,去了解中国,我们对中国的发展非常着迷,我创办 TGA 的目标就是,庆祝所有的游戏,无论来自何处,无论玩家群体,无论游戏的语言,如果我们有机会能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举办,我们非常乐意。

媒体:我们来聊一聊 E3 吧,你参加过多少届 E3?

Geoff:自从 1995 年以来所有的 E3,都有 23 年了。

媒体:谈到游戏市场,我指美国的游戏市场,因为我从 2004 年开始来 E3,当时正值 E3 的 十周年,那个时候美国的游戏市场就像是发展到了一个巅峰,但是我认为在 2007 年的时候,市场就开始下滑,整个 E3 规模变小了,但是现在规模又变得大了起来,你觉得 E3 的变化反映出了美国游戏市场的曲线吗?

Geoff:有一点吧,我认为 E3 的挑战在于,所有的公司都要来为 E3 的走向达成共识,E3 要怎么办?谁会参与其中?在有竞争者的情况下,像索尼、微软、任天堂、EA、动视,大家之间很难达成共识,我是从 TGA 上了解的这点。因为要让大家都成为晚会的一份子,让大家都开心都平均就非常难,所以我花了很多时间来安排所有这些事情,我很荣幸大家都来我这,相信我能带来一场公平的晚会,这是 E3 也曾经经历过的挑战。2007 年和 2008年那两年他们去到了圣莫妮卡(举办 E3),我想那只是因为对游戏公司来说,E3 的规模变得很大成本也变得很高,他们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我认为那并不代表着游戏行业的低谷,我认为他们只是在E3 的问题上不能达成一致,他们试了几年,然后他们觉得:我们想念原来的洛杉矶的那种大 E3,我们还是回去办吧。我觉得就只是大家停缓了几年,大家不知道以后的路然后试图去寻找。就像人们在恋爱时一样,分手了之后仔细想想,就会觉得,我还是想像原来那样,还是想复合。我觉得那两年就是不太好,现在美国的游戏行业正在不断的发展壮大,人们玩的游戏类型也正在慢慢变化,现在的人都玩免费游戏,像《绝地求生》、《堡垒之夜》这样的,还有手机游戏,现在不仅只有主机游戏。但是 E3 我觉得对每个玩游戏的人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我认为不论以什么形式都会一直举办下去。

2016 年,独立成立工作室后的小岛秀夫来到 TGA 现场,接受了属于他的行业偶像奖

媒体:美国的游戏产业已经发展有 40 年了吧?你觉得游戏行业的发展怎么样,你会觉得商业模式已经过于陈旧了吗?因为现在很多人都想玩免费游戏,特别是现在人们都有手机和电脑,但是主机游戏的话,首先你得买一台主机,然后你还得买游戏,你觉得这种商业模式会太落后,太传统了吗?

Geoff:我认为商业模式是会开始转变的,那种实体光盘的形式已经太陈旧了。就算现在在美国,我都不会去买 DVD,去买电影和电视节目,我都是在线收看,我觉得以后人们肯定会,在网上就买到数字版游戏然后游玩。我认为唯一在变的东西是,我喜欢很棒的剧情向游戏,那种我玩上 20 个小时然后就通关的游戏,但是现在很多游戏都是持续性的故事,我们能每天都和朋友一起玩,这方面人们也正在开始转变。人们会玩更多免费游戏和持续更新的游戏,我们在 TGA 有一个奖项叫「最佳持续更新游戏」,我对这个奖项的理解是前一年推出的游戏,然后还在持续更新 ,就像《守望先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们会不停的更新游戏。《彩虹 6 号》是一个非常棒的例子,这是一个刚开始还过的去的游戏,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这个游戏在不断的成长,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游玩。所以我在思考年度游戏的时候想的另一个方向,我们进行了非常深度思考,觉得年度游戏可能也会是前一年发行但是今年年非常火的游戏。《堡垒之夜》去年也获得了一些奖项的提名,但是今年这个游戏的势头特别好,有些人就说,「今年《堡垒之夜》就应该被提名为年度游戏」,即使这个游戏是去年的,所以整个行业会不断发展,但是我又玩上《战神》这样的游戏,或者又对《荒野大救赎 2》非常期待,因为我知道这些都是非常了不起的故事游戏,但是还是有很多其他类型的游戏。

媒体:人们在 PS4 发布以前,就一直说 PS4 将会是最后一代游戏主机,但是 PS4 包括 XboxOne 和 NS 这些主机,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你对这个行业的未来怎么看,我们还会有主机吗?

Geoff:我觉得我们还是会有下一代传统的游戏主机,就像现在我的 PS4 下 载了很多(数字版)游戏,但是它始终还是一个盒子。你看现在手机的机能很强劲,我认为最终人们能够从手机上把游戏传到电视上玩,手机可能成为人们通过云端连接一切的设备,我可以在手机上用手柄就能玩到《战神》那么好的游戏。我认为游戏会更加移动化,跟着玩家而动,就像 NS 在美国就很受欢迎,因为你可以带着去飞机上玩,你可以带着在车上玩,但还是有着主机游戏的品质,我想我们以后可能可以随身带着,主机级的游戏体验去不同的地方。就像我在酒店入住,我可能就可以直接用手机连接到我的 PS,现在是没法做到的,我认为这是以后将会发生的,会变得更加依靠云端和在线串流。但是我还是认为在主机端还是会有很多好游戏,我不相信所有的东西都会在你的手机里。

媒体:游戏的价钱呢?59.99 刀的定价已经持续差不多 10 多年了吧?但是这些年经济也在飞速的发展,你怎么看呢?你认为游戏会变得更贵吗 ?

Geoff:我认为会,或者就保持现在的价格, 我认为人们会更愿意在玩游戏的过程中花钱,可能不会一开始就花钱。就像《堡垒之夜》在美国很流行,这个游戏有「空降行动(Battle Royale)」模式,是免费下 载的,但是之后你可以购买皮肤啊,角色啊还有其他内容,年末的时候你看自己的账单,你会发现其实自己花了 100 刀而不是 59 刀,所以我想以后还有别的给游戏定价的方法。玩游戏可能就不仅仅是一开始投入很大一笔钱,但是对于特定的游戏,比如《战神》或者一个主机游戏,很大程度上可能还是一个故事向的主机游戏,价格可能会更贵,因为那些游戏的制作成本就很高昂。但是肯定也会有其他的玩游戏的方式,那种不用一开始就投入很多资金的方式。

每年各大游戏媒体都会选出自己的年度游戏,但 TGA 的年度游戏无疑是受关注最多的那个

媒体:对,那正是我想说的,因为《战神》这样的游戏的价值远远不止 60 刀,就算它卖 80 刀 100 刀我也会买,我担心的是制作者能不能赚钱,因为只有他们能从中获利,才能鼓励他们去开发更多更好的游戏对吧 ?你赞同吗 ?

Geoff:我赞同。我觉得去做一个《战神》这样的或者 R 星的游戏,就像是举办一场演出或者演唱会,你会想为此投入更多的钱,因为他们太壮观了,太独特了,不是那种你每天都会玩的游戏,是那种玩上一个周末的游戏,因为这种游戏充满着艺术和美感。之前在中国的时候你还给我看了《战神》的设定集,里面有非常棒的艺术风格,是的,我想我会为了那些游戏花更多的钱,你会吗?你肯定会的吧?

媒体:当然会啊,我一直都想,厉害的游戏开发者们能获得更多的利润。那么我们回到游戏的话题上来。人们会说现在的游戏是一种艺术,但是没人会把游戏这种艺术和电影、绘画、小说相提并论,你同意现在的游戏是一种艺术吗?还是需要时间的积淀?

Geoff:当然同意,游戏现在绝对是一种艺术上的尝试,你去看一下现在游戏的音乐和叙事手法的艺术质感,我会觉得是一种新的艺术形式。我觉得艺术对我来说是比电影、音乐、电视都更有力的艺术形式,因为游戏的沉浸感,你能左右这种艺术,你能在这种艺术中书写故事,做出自己的选择。所以我觉得对我个人来说这是一个早已有定论的问题,我认为游戏肯定是有艺术气息的。我去和制作者们见面的时候,我见到很多做游戏的画师,程序员和编剧,我认为他们都是艺术家,他们中许多人本可以去拍电影拍电视剧或者做动画,但是他们选择了从事游戏行业。他们都是艺术家,他们只是在游戏业工作而不是去做动画电影。

媒体:我们来聊一聊今年的 E3 吧,这个采访是在今年的 E3 之前,但是人们会在 E3 之后才会见到,所以你对今年的 E3有什么期待吗?

Geoff:我认为今年的 E3 会非常精彩,许多厂商都有非常多的大作,大家都会很开心。我非常期待 PS 上的很多游戏,他们会有《最后生还者 第二幕》,小岛秀夫的《死亡搁浅》,还会有漫威的《蜘蛛侠》,还有《恶名昭彰》的制作者 Sucker Punch 工作室带来的《对马岛之鬼》,这是他们的 3A 大作。任天堂会有 NS 上的《任天堂明星大乱斗》,肯定非常好玩。我们知道消息的不多,但是他们会在 E3 发布,最大的问题是 Xbox 今年会有什么,因为我们已经很久没听过《光环》系列、《战争机器》系列等 Xbox 大作的消息了,我比较好奇 Xbox 会发布什么游戏,这会是今年 E3 的一大谜题。这会是一场盛大的展会,许多精彩的游戏,我非常激动,因为会有一些惊喜,我觉得玩家一定出乎预料,大家都很激动想见到新的宣传片,也会有其他很多比如有趣的瞬间啊,还有很多游戏的试玩。我来 E3 也超过 20 年了,E3 就像我的假期就像是一场庆祝会,能和你一起等待 E3 开始非常令人兴奋,我不知道今年的 E3 会是什么样的,但是我已经等不及想去了。

媒体:我也是,因为这是我来 E3 的第 15 年了,我也同样期待今年 E3 会有什么,我希望过几天这些媒体发布会能让你满意,我想看看你现在期待的这些游戏是不是都会成真。

Geoff:是的,没错。你知道有很多传闻,有的能成真,有的不能成真。TGA 要开始的时候也是这样,我们会一直猜测,我知道这是一场颁奖典礼。有时我都会想,这个游戏不存在的不会出的,但是这就是乐趣和刺激所在,我想本周会有很多惊喜。

媒体: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

Geoff:非常感谢,你来 E3 真是太好了,我很期待不久后来中国,希望大家都能在 12 月收看 TG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