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游戏狗新闻 > 产业动态 > 正文

博弈宣告终结 任天堂幕后社长的苦恼

2018-06-09 来源:Gamelook 作者:诚

虽不顶在前线冲锋陷阵,但时刻身居高位,掌握组织全局。古川至今的经历似乎一贯如此。以往每天从京都市内鸭川沿岸的公寓出发,乘坐地铁上班的古川,最近改坐起了黑色公司专车。

6月底,任天堂将诞生一名46岁的社长。近10年来,全社业绩随着游戏人气的涨落而起伏不定,将此过山车之势带向稳定的职责,正落到了新任社长的肩上。该如何令一直以来开发者具有更强话语权的任天堂转变方向,成了这名来自经营部门的新社长苦恼的难题。

“古川?WHO?”

2018年3月,京都市南区上鸟羽任天堂总部。时至中午,员工们纷纷涌出办公楼,前往在乌丸线市营地铁附近的餐饮店和便利店。一名身穿深蓝色业务部门工服的男子从711便利店走出。

“您总是去711么?”

“是的,基本上只去那里。”

说话的男子,便是董事会常务古川俊太郎,今年46岁。在4月26日召开的大阪交易所召开的决算记者见面会上,任天堂宣布由他接任君岛达己(68岁)成为新社长。

任天堂下任社长发表记者见面会上的谷川俊太郎董事(左)与君岛达己社长(4月26日,大阪交易所)

“古川?WHO?”听到这一消息,东京的知名游戏制作者开了这么一句玩笑。

在游戏业界,制作者之间联系频繁,即便身处公司不同,仍能跨域共享信息。但相对的,他们对于经营层面的消息就没那么灵通了。

任天堂总是给人以一种社长个性很强的印象。第2任社长山内积良让任天堂以花札制作商的身份雄起,他在1949年去世后,尚在东京早稻田大学就读的社长孙子便被紧急召还。他就是任天堂的门面人物:山内溥(2013年去世)。

山内溥通过推出Game&Watch与FC,开创了当时被称为“电视游戏”的家用游戏机市场。世嘉和索尼也随后参战同一商域,当几大厂商展开存储媒体的竞争时,山内仍贯彻“游戏的重点不在容量上”,重视游戏软件的独特路线,构筑了面对各大电子产业豪强时能毫不让步的任天堂王国。

2002年,连任50年有余的山内,将社长一职委予时年42岁的的岩田聪一事,同样令人记忆犹新。岩田在东京工业大学就读期间,曾在边缘企业HAL研究所潜心开发任天堂游戏。正是岩田对于游戏开发的独特品味,与他令一度陷入危机的HAL研究所起死回生的经营手腕,才受山内青睐,并委其以继任社长一职。

其后,任天堂的业绩起伏剧烈。采用像遥控器一样的控制器、搭配可感应体重进行操作的平衡板,Wii 在市场大热。2009年3月期的综合业绩达到3年前同期业绩的3.6倍,即1兆8386亿日元,营业利润则为6.1倍,达5552亿元。这两项成绩,都为历史最高纪录。

然而2011年投入市场的掌机3DS销量则并不理想。截至2012年3月期,3DS综合销售额缩减至巅峰时期的约三分之一。Wii的后续机种WiiU也未能如愿再续奇迹,任天堂从2012年3月期起,连续3年营业赤字。

2015年7月,尚在开发中的新机种任天堂Switch发售日遥遥无期,岩田因胆管肿瘤辞世。危难之际,任天堂的“大家长”,出身银行的君岛达己临危受命,执起社长重任。而得益于随后Switch引发的热潮,公司业绩走上了回暖轨道。

在4月召开的见面会上,古川表示:“娱乐产业非天堂即地狱。如果无法产出令消费者感兴趣的独特商品,那么任天堂便无存在价值”。

表面看来,这一发言颇有游戏公司决意展开“博弈”的意味,但实际上,面对公司如过山车一般的经营现状,古川心中更多的是危机感。经过既往10年风雨,古川此举,是希望继君岛与岩田之后,继续发展游戏以外的业务。

“跟我们合作,家用电器的价值就会提高”。2010年,时任社长岩田对大型家电制造商展开游说。按当时的构想,岩田计划通过累计销量1亿台的Wii,对各类家电进行综合管理,并搭载如今盛行的智能语音系统。

随后,由于Wii热潮的衰退,这一联动构想迅速破产,但岩田扩大非游戏业务的意向仍未受动摇。他令在经理部门的古川退出正在执行的经营企划,派到了自己身边。这一次,岩田选择与DeNA公司合作展开智能手机游戏的研发,并与美国的环球影业主题公园&度假村共同开发主题公园。从旁协助辗转国内外的岩田之人,正是古川。

为摆脱对原有业务的过分依赖,2015年任天堂与DeNA展开合作

然而古川则十分犹豫是否要将自己的努力公之于众。

“把跟扩大Switch业务不相关的开发工作都给我停掉”。相关人员透露,在2018年年初,任天堂开发团队收到了这一命令。虽然这一方针旨在令开发资源集中在炙手可热的Switch上,但这名爆料的员工表示:“这样一来,公司的环境就让想做全新尝试的新人觉得空间更小了”。

任天堂的开发团队具有极强发言权。实际上“古川?WHO?”这一声音,并非只来自公司之外。某位资深开发者就并不认识古川。他断言“开发者比社长重要”,认为所谓社长,不过是与投资家及外界人士周旋的“公司脸面”罢了。

并非开发者的古川,却仍在这一风气之下,爬到了任天堂金字塔的顶点。

古川的父亲是2012年秋获得旭日小授章的日本著名插画家古川肇郁。受父亲工作影响,古川在各种娱乐产品的环绕下成长。加入任天堂4年后,他被调离主场,前往德国总部欧洲当地法人,留任11年。

出任经营负责人的他,所属团队规模不大,工作同样涉及经营企划方面。在努力成为当地法人第二号人物后,古川成功进入时任社长岩田的视野。

与任天堂有业务往来的公司干部评价古川“不喜张扬,常居幕后,从不搞开发者讨厌的政治套路,是凭着同事的好评一步步上位的”。

4月上旬,在社长人选确定前,公司召开了决定古川去向的会议。与会者包括君岛,和长年领衔硬件部门,于去年6月引退的竹田玄洋(69岁),以及家喻户晓的马里奥生父,公司董事长宫本茂(65岁)。

“也有支持高桥出任的声音哦。”其中一名与会者说道。话中指的是软件开发部门的头牌,指挥Switch开发工作的常务执行董事高桥伸也(54岁)。

最终公开的人事变动,表露出了对开发部门的顾虑。高桥由常务升任为专务。长年担任“马里奥”,“动物之森”等知名游戏软件制作人的手塚卓志(57岁),与同为王牌制作人的Switch开发者小泉宽晃(50岁)也被提携为执行董事。

社内某干部对此的解读为:“不这样安排,估计就会有开发者认为升职无望,纷纷离职的”。

“我们决定正式退出开发”。3月上旬,松下公司干部来到京都市任天堂总部,对君岛如是说道。这等于是宣告松下退出“QOL业务”的合作研发。QOL(Quality of Life)企划始于2014年,旨在通过对用户的娱乐与睡眠的智能监控,提高用户生活质量。

2015年,在岩田突然病逝后召开的经营会议上,君岛面对众多“应将重点放在游戏上”的意见,仍力谏继续QOL业务。由于松下的退出,QOL离业务化更加遥远,公司也向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的开发商抛去了橄榄枝。君岛也将试验机放在自己枕边,自行存储睡眠数据。曾重振任天堂业绩的君岛,此番虽将接力棒交给古川,退居顾问,但他对“非游戏业务”的执念则被古川继承了下来。

君岛在三和银行(旧名)纽约分行任职时,就与山内成为知己,于2002年加入任天堂。2013年山内去世后,君岛在任天堂的经营方针上,仍继承了山内认为应当重视的“3原则”。而今后,这一传承将交付古川。

3原则即——朝令夕改(发现错误后立刻改正);尽人事,听天命(充分努力过后,静观其变);各居其位(绝不放任过分自信,与恃才自傲的行为)。

古川在都立国立高中时期的同学,坦言“想不到他居然能当上任天堂社长”。当年他在班里并不突出,为人随和,总是扮演和缓气氛的角色。古川曾加入过软式网球部,高三时则成为了这一冷门运动部的部长。

虽不顶在前线冲锋陷阵,但时刻身居高位,掌握组织全局。古川至今的经历似乎一贯如此。

以往每天从京都市内鸭川沿岸的公寓出发,乘坐地铁上班的古川,最近改坐起了黑色公司专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