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游戏狗新闻 > 行业观点 > 正文

电竞能否入奥 二者的矛盾到底在哪里

2018-04-18 来源:Gamelook 作者:诚 评论

不过道理是十分明确的,在这个行业最后能活下来的个体,靠的扎实的逻辑基础和用户积累,而不是光靠吆喝的“概念绑架”。如果传统体育的行业组织们不作出观念上的改变,那最终只会里电竞之主流、民心之所向越来越远。

在最近的一场发布会上,亚洲电子体育协会主席霍启刚将电子竞技概念纳入了电子体育,作为电竞的官 方组织,他们也在积极推动“电竞入奥”,规范这个行业。然而,这样的协会真的可以管理电竞吗?随着电竞的日益发展,它和体育的矛盾逐渐浮出水面……

根据企鹅智库2017年发布的《2017年中国电竞发展报告》的数据来看,中国电竞产业2016年超200亿的产值,以及超1.7亿的用户规模,使其成为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的确,过去五年中国电竞产业有了长足的进步,但反对声也不绝于耳。其中,“电竞究竟算不算体育”是最焦点的话题之一。

电竞与体育:意识形态的斗争?

在这些声音中,支持者如腾讯KPL联盟主席张易加,他认为电竞选手在赛场上所体现出的拼搏精神和传统体育无异;反对者如新浪体育的魏江雷,他深深地为“电竞不健身”而担心,认为青少年天天在家“喝农药吃鸡”会严重影响体质。

在这里出现分歧的概念是“沉迷游戏”和“打电竞”,那么有人能把这两者完全分清楚吗?在去年的很多比赛的发布会上,这可能是传统媒体记者最喜欢问的问题之一。

但事实上,无论是LPL、KPL这样厂商官 方赛事,还是WESG、NEST等“类传统体育”赛事,相关负责人能很难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

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两个概念其实并没有明显的边界。一个优秀的电竞选手在他从事职业之前,已经在普通游戏中进行了上万场排位赛,如果他不以“沉迷”的状态去提高游戏水平,那么根本不会有在电竞领域成功的机会。

三夺世界总决赛冠军的Faker通常会加训到凌晨4点

这样的案例我们也可以类比到各行各业,比如在大多数竞技体育中,有哪个奥运冠军没有在童年时期接受过远超身体负荷的训练呢?而在与他同期训练的运动员中,又有多少人站上过领奖台呢?

在这些上升通道狭窄的行业中,失败者的案例太多,因此而丢掉学业、阅历的人也不少,那么我们就应该对它们一通封杀吗?显然也不对。

所以,对“游戏沉迷”、“电竞”、“体育”这些概念进行无休止的辩驳是毫无意义的,也是不可能有结果的。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这个行业存在即合理。

电竞时代,体育组织的苦恼在哪里

在社会仍在对电竞的意义争论不休时,世界体育的掌门人很早就接纳了这类特殊的运动。早在2005年的德国柏林,桥牌、国际象棋、围棋和跳棋这四大棋牌类运动的掌门人就在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总会的支持下,联合创建了国际智力运动联盟(IMSA),成为了一个具有国际地位的体育联盟组织。

由于运动形式和特征的相近,在电竞的大潮到来后,2017年5月国际智联率先与电竞展开接洽,而在5个月后IOC国际奥委会也相继宣布承认电竞。

不过在当外界开始对“电竞能否进入奥运会而议论纷纷时”,体育组织们却发现办一场优质的电竞赛事却十分困难,因为除了硬件设施的准备,组织者们通常还要面对一个特殊的伙伴,游戏厂商。

传统体育赛事是没有这层环节的,传统体育组织者通常掌握绝对的权威和掌控力;而在电竞赛事中,当“爸爸”的却是IP持有方游戏厂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想办好电竞赛事,主办方不得不扮演一个新角色。

而且其中麻烦事还不少,赛事主办者往往需要事先将赛事计划书送给各个项目的游戏厂商进行报批,双方有合作的意向,赛事才能成型,而这其中可能还免不了游戏授权费,而这还没完。有的厂商甚至会要求主办者与其签署部分项目的排他协议、当然还有其他很多额外的要求。

体育组织、行业机构、游戏厂商,电竞的权力该属于谁?

为了争夺电竞的权力,这半年间在德国体育组织之间发生的闹剧和互喷颇为经典

事情起因来自一场脱口秀,2018年3月,德国足协主席格林德尔在一档脱口秀节目时,怒喷“国际奥委会接纳电竞是荒谬的”,引发了巨大反响。在节目播出的数小时后,德国电竞协会主席汉斯对这番言论进行了回应,并且搬出了现任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竞选时的一项政见——支持电竞、扶持入奥。

不料,德国体育主管机构DOSB德国奥林匹克同盟选择和格林德尔同一战线,他们拿出了这样一套逻辑:

如果ESBD德国电竞协会还认为自己是体育,就应该先和主管体育的DOSB德国奥林匹克同盟进行协商,但事实上ESBD直接跳过了DOSB找到了当局,并企图利用一个未经DOSB认可的政见(支持电竞),反过来对德国体育施行“政治胁迫”。

另外DOSB还认为,ESBD“违规越级操作”的一大目的或许在于让当局承认他们是一个官 方、正规的体育组织,从而可以实现税收减免和“电竞领域自治”。

在这个案例中,DOSB对ESBD百般过意不去,真的只是因为“ESBD符不符合减税政策”吗?纵观全球范围内体育和电竞两者的发展,趋势呈现的是年轻人开始越来越喜欢电竞,这点在德国也十分普遍。

如果有朝一日ESBD在政治权威性和民心上拿到了两全,又和游戏厂商达成了良好合作,那么DOSB将彻底失去了电竞的权力,甚至失去了未来。因此,与其坐视,“从现在开始就将电竞牢牢地握在手中”便是DOSB当下最好的选择。

所以当我们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来看时,体育和电竞的真正矛盾其实并不在于概念,而是两者间所有的利益团体,围绕“电竞控制权”展开的权力斗争。厂商亦然、行业机构亦然、体育组织亦然、国际奥委会更是亦然,随着时间的推进,结合现在的情况去分析,世界体育的掌门人们真的敢拍着胸脯说“电竞尽在掌握”了吗?

所以,相比于形式不正规、男女不平等、没有监管组织的那套说辞,让国际奥委会最头疼的,还是游戏厂商对于整个电竞产业链几乎无上的权力。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在有些国家和地区,当一个厂商拿下大多数的头部游戏IP,并用联盟化和资本力量进一步控制了中下游的俱乐部、直播平台、赛事执行公司乃至部分媒体时,那么它就有能力慢慢排挤掉这个行业的其他竞争对手,根据自身意志实现对行业的全盘操控。

这个行业中还有一家公司,试着去改变行业舆论,这便是阿里体育。

他们认为电竞必须要像传统体育一样,项目IP也必须要开源给所有人,而不是利用IP去牟利或垄断行业。于是从2016年初开始,阿里体育模仿传统体育赛事的结构,以“IP开源共享”为核心举办第三方赛事WESG,在亏损的情况下表示:“牺牲小我,推动行业向体育发展”。

结合他们此前与亚奥理事会等组织在电竞领域上的合作,不难想象到,他们花这么多钱的目的,其实也是想利用“电竞是体育,就要按体育的制度办,更要听体育人的话”的概念压力,去迫使游戏厂商开源IP、让出电竞控制权。

不过,当我们从厂商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时,会发现阿里体育的想法或许站不住脚。电竞的IP本质上是游戏,和传统体育项目的IP来自于人类文明演变不同,游戏是由一家家公司投入大量金钱、资源和人力独自打造的,因此,这个IP从诞生之初就是私有的,而不是像体育一样来自于人类文明而必须共有。

简单来说就是,其他人根本就没对这个IP进行过投入,又哪来什么来谈分享和开源的权力呢?这是一个典型的空手套白狼的故事。

最后我们发现,无论是体育组织还是行业机构,他们其实都没有办法从游戏厂商手中夺走电竞的权力,甚至是毫无可能。随着电竞影响力的愈加强大,有些深感恐慌的人便只剩下了用概念吆喝这一种武器,进而也衍生出了许多定义方面的争论。

不过道理是十分明确的,在这个行业最后能活下来的个体,靠的扎实的逻辑基础和用户积累,而不是光靠吆喝的“概念绑架”。

如果传统体育的行业组织们不作出观念上的改变,那最终只会里电竞之主流、民心之所向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