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游戏狗新闻 > 行业观点 > 正文

创始人谈隐私事件:V社原本有更简单的方法杀死Steam Spy

2018-04-15 来源:Gamelook 作者:诚 评论

如果不做改变,终于一天V社会发现,自己会面对无法适应的激烈竞争环境。或许恰恰是勤奋,是诸如WeGame、方块游戏、Stone等一众国内分发平台唯一打败Steam的机会。

4月11日Steam方面悄然更新隐私设定后,业界最常用的Steam工具网站Steam Spy陷入停摆。不过其创始人、Epic公司的策略出版总监Sergey Galyonkin却表现地异常平静,在没有对V社(Valve)任何埋怨的前提下,Sergey Galyonkin在推特上向公众公布了Steam Spy将关闭的消息。

事件发生后,Sergey Galyonkin接受了游戏媒体Eurogamer的采访,表示自己之所以如此冷静,是因为已经知道“事情早晚会发生”,只是时间问题。Steam的举措对于他而言并不是什么突发事件。

V社原本有更简单的方法“杀死”Steam Spy

但让Sergey Galyonkin疑惑不解的是,Steam原本有更简单的方式“杀死”Steam Spy,却采取了一种更加损害Steam本身功能的方式。Sergey Galyonkin认为此次Steam将所有玩家库信息设为隐藏,还导致了玩家之间无法互相加入对方正在玩的游戏,这是很重要的一项功能,但目前失效了,因为“人们无法看到谁拥有哪款游戏”。

这里可能是Sergey Galyonkin的误解,因为目前Steam用户个人库信息虽然不再默认公开,但好友之间仍然可以互相查看。

同时,Sergey Galyonkin并不认为此次Steam更改个人资料隐私设定是针对Steam Spy这样第三方的数据网站。实际上,他本人也非常困惑,一段时间以来,Sergey Galyonkin坚信V社会因为欧盟将于今年5月份实施的《通用数据保护法案》(GDPR,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而对目前过于开放的隐私政策做调整。

但显然美国人G胖对于欧盟没有那么感冒,因为理论上来说,如果V社想要遵守欧盟的法律,那么Steam得把所有用户的个人资料数据都设为隐藏,而目前就Sergey Galyonkin所说Steam仍然暴露着用户的“敏感信息”(真实姓名、绑定社交账号等),只有游戏库被隐藏是”毫无意义“的。

不过就GameLook看来,V社此举更有可能是受到Facebook隐私事件的刺激,因而主动规避风险。毕竟码农出身的G胖非常内向,并不适合跑到美国国会被几百名参议员围攻。

Steam Spy有一个可用的私人版本,但不会公开

目前看来,没有任何事情能够改变Steam Spy失效的事实,除非V社愿意自打脸回心转意。Sergey Galyonkin承诺会保留Steam Spy目前的线上存档,意味着人们依然可以访问,尽管其销量数据已经没有太大的参考意义。

不过即便是之前,Sergey Galyonkin也不认同开发者或媒体查询单款游戏的数据,然后以此作为重要参考的行为。Sergey Galyonkin自述只用Steam Spy来看趋势,因为特定游戏的数据,与实际情况的误差会很“离谱”。

当然,虽然Steam Spy不会真的关闭,但其向用户筹集捐献资金的渠道Patreon还是会被关闭,“因为用过时的信息索取回报不恰当”。Patreon是Steam Spy的筹款功能,会不定时向用户请求各种诸如服务器、网站升级等费用,上一个请求额度为5000美元,最终筹集了7454美元,约合人民币4.68万元。

不过,Sergey Galyonkin解释虽然Steam Spy的Patreon是一个“很好的收入来源“,但自己并没有凭此赚钱。同时东家Epic也非常开明,在和Sergey Galyonkin签订的合同当中,他被允许运作Steam Spy、开发博客,以及诸如Twitch Spy的产品。

尽管Steam Spy失效了,但Sergey Galyonkin透露自己还有其他的外推法(一种推断未来发展趋势的方法),来分析Steam市场趋势,可惜的是Sergey Galyonkin决定将这些信息只留给自己,因为他不想信息被“滥用”。

只有“3个人”、高冷的V社正在慢慢变懒

在Sergey Galyonkin看来,虽然V社的举动让Steam Spy失效,但这同时也代表了V社终于在隐私工作的正确方向迈出了一步。

然而Sergey Galyonkin再次吐槽V社这次只将部分信息设为了隐私,而不是隐藏所有敏感信息,让V社的行为看起来非常奇怪。Sergey Galyonkin不明白V社此举的原因,随后他又释怀了,表示“毕竟是V社……”

在外界看来,V社十分特立独行,它创作好产品,那种经常祭出能刷新用户感知的创新产品,但却对玩家的呼声不闻不问,很少对外界做出回应,比如时隔14年仍没有任何迹象的《半条命3》。

Sergey Galyonkin也表示这次的隐私设定更改很具有V社的风格,直接修改,不通知任何人,自己也是在网友告知后才确认的消息。事实上,Sergey Galyonkin透露自己虽然运作Steam Spy这么多年,但迄今只在成立之初收到了V社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当时Sergey Galyonkin询问Steam Spy能否成为一家商业网站,V社只是很高冷地回复了一句:

Patreon(捐献功能)对你来说很好,而不是其他的。

最终,Sergey Galyonkin从与V社共处的经验只学会一件事,那就是V社从来不回复任何电子邮件。

这种近乎低效的高冷,也常常被玩家所吐槽,最著名的梗莫过于V社总部实际只有3个人, G胖、程序猿一只,和一名客服,1名客服处理所有近3亿用户的日常问题,程序员主要做美工工作出DOTA2饰品骗钱,G胖是吉祥物,时不时这3个人还要去度假。

有人表示随着时间的推进V社已经变得非常的“具有幽默感”,巨大的办公楼只有3个人无所事事地漫步,有人偶尔会变成蒸汽(Steam),但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

要求严格的玩家则直接表示,当V社发现凭借别人的游戏就能够暴富的时候,这家公司就变得懒惰了,他们只希望靠分发平台Steam活下去。

如果不做改变,终于一天V社会发现,自己会面对无法适应的激烈竞争环境。或许恰恰是勤奋,是诸如WeGame、方块游戏、Stone等一众国内分发平台唯一打败Steam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