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游戏狗新闻 > 行业观点 > 正文

全球社会 资本游戏桌面游戏会被扼杀么

2017-10-11 来源:Gamelook 作者:诚 评论

在现在,大量新桌游得到授权获得引进的大好时机,我们需要警惕,在推广的同时注意市场的把握,避免那些“大企业”操纵那些“劣币”冲击市场,制造不良印象,从而驱逐“良币”的现象发生。 桌游业的黄金时期难得,我们要一起努力,共同维护我们热爱的圈子。

要说前半年国内最火的人之一,估计要属尤瓦尔拉赫利。继一本《人类简史》之后,元旦首发的《未来简史》彻底引爆了中产阶级们的讨论,他提出的观念冲击着每个活在非顶层的人们。只有1%的智人会完成进化,而剩下的人则会被机器和人工智能取代,成为新一批“没割掉尾巴的猴子”。这个言论的出现,在结合着社会现实,引发无数人的唏嘘。

不论他的观点是对是错,那是未来的事。但是在大鳄们看来,这是一个可怕的结论,这预示着他们要面对着莫大的风险,有着数以亿计的潜伏竞争者。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自己的未来,他们必须要加快行动,尽可能通过一切的资源,用最合法的手段,切断其他人上升的途径,完成他们的进化。

这个事情,正在发生在各个行业。大企业会想尽办法断掉小企业上升的通路,比如挤占市场,比如恶意收购。在目前这个现实下,小企业很难有对抗的实力,面对着有可能的企业,大企业通过融资逼迫小企业调整,逐步裁员,加大难度,最终完成吞并。而那些没可能的企业,就被放在那里自生自灭。在创业潮中,很多人都是这样覆灭。而那些侥幸突围的新兴项目,则很可能在兴起一段时间后,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配合着这样那样的情况,或是被上层吞并,或是被逼上绝路。

比如,uber 和滴滴成功的引领了中国的网约车热潮,在从相互竞争到携手合作,逐步完成了市场的统一,然而随着地方政策的出台,网约车的热潮逐步淡化,回归到了最初公共交通为主导的环境。而大企业之间,则是通过另一种手段,这种手段,更多的时候,靠的是上层。

前几天,网上传出了一个消息,英国某游戏媒体刊发了一篇文章,内里提及在去年底,某国内厂商曾放言,“在时机成熟时,会让国区Steam不复存在”。结合厂家今年正式上线VR,在配合国家对VPN的严格管控,让“Steam药丸”这个消息的再次出现显得越发真实。

在这里,我们不去讨论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但是我们要关注的是,在某些行业中,一旦利益冲突高到一定程度,大企业间的竞争将会非常残酷,涉及的方面不再仅是产品质量、市场迎合度这些落在实面上的东西,真正的竞争是在舆论和更高层面。有时只需要一个政策,一个厂商就会不得不撤出市场,这很现实。

之前的文章提过,在这个“直播社会”中,吸引观众的不再是一成不变的内容,而逐步转变为主播。前段时间指尖和JY因为作弊引发的口水战,为狼人杀这个爆点又来了一次“火上浇油”,再次引爆了直播观众们的兴趣,为直播方带来了更多的流量。

而大部分人都忽略了,在即将开播两年之际,直播圈狼人杀始祖节目lyingman,正式完成了改版。2015年,在直播行业流量大战刚刚开始之际,为了抢占市场及流量,战旗TV暗中录制了一个云集旗下知名主播的节目,内容选择了在线下有一定圈子而且能够带来热点的一个聚会游戏,“天黑请闭眼”,也就是杀人游戏。在两期之后,正式带入米勒山谷的狼人的角色,转型成为狼人杀。

节目一经推出,在当时都还以电竞和演艺为主要项目的直播圈,引发了动荡,战旗凭借着主播的粉丝群和人们对于这种强交流节目的好奇,获得了很好的流量收入。但随后,斗鱼也开始准备自己的狼人节目;同时在第二季,lyingman把游戏改成了国内受众较少的德州扑克,有了明显的回落。当第三季决定更换回狼人杀时,熊猫直播的加入,引发了主播跳槽的危机。大量主播纷纷改换门庭,使得各方的热点都聚焦在了主播们去向何方这个问题之上。

在这过程中,熊猫直播凭借着老板的关系,从各平台挖来大量知名主播,在一番换血之后,战旗明显处于劣势,原先参与lyingman的高流量主播纷纷出走,不得不启用一些原先的二线主播加入,同时开始引进民间玩家。而随后熊猫对应推出superliar(后改名pandakill),选取参加的主播均是旗下知名主播,而且都是有着大批粉丝拥趸的大主播。在录制的同时,这些主播也在自己的直播时间进行线下局,引入民间大神加入,配合定级,终于引发了这股热潮。而战旗节目的流量则不断下降。

终于,8月11日,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战旗直播放弃了自己发起的狼人杀,调整了这个引发了“全民狼人风潮”的节目,取而代之的是“旗门镖局”,在开播前一周的介绍中,很多熟悉桌游的玩家们一眼就看出这一季节目选择的游戏,是《抵抗组织阿瓦隆》,只不过把人物变得更国产化,再结合前些年的《龙门镖局》,试图搏回流量。在这个趋向逐渐被熊猫把持的今天,它只好选择其他的游戏,期冀能靠这个扳回一城。

回到战旗选择的游戏,《阿瓦隆》,作为国内桌游圈内比较知名的聚会类桌游,其可玩性及沟通量绝不小于狼人,同时,由于不存在单次出局这个因素存在,所有玩家都要从头到尾完成整盘游戏,不会存在因过早出局而百无聊赖的问题。从效果及口碑来讲,都是很好的。而且在线下的普及度也很好。然而这次改头换面进入lyingman,虽然会有着很高的游戏性,但是由于现在战旗缺少当家主播,而且流量缺失,所以可能很难挽回颓势。

在直播行业主导的环境下,狼人杀成功占据市场,随着加入的人越来越多,配套的app随即上线,线下的专业狼人杀店取代了当初热闹非凡的桌游店(主营三国杀的那种),随后,号称官 方的“狼人杀”众筹开启,成功收获113万资金支持,并开展了狼人杀职业赛事。而当南京小红帽取得A社授权,开始米勒山谷的狼人众筹时,迄今也只完成了目标的30%,同时还有很大的可能众筹失败。

虽然可能会有本身的一些问题。但关键原因是之前在国内出售的狼人绝大部分是盗版,同时在狼人杀兴起后,相关方一直在极力撇开与米勒山谷狼人这个原型的关联,致力于推广线上产品,以及由主播们开办的线下店,为了最大化的保证利益,他们就要尽可能的剥离掉这个游戏中桌面游戏的存在,更多的转化为宣传线上(便捷、大市场等)以及线下店面(专业裁判、竞赛)的特点,最大化利益的收入。

如果注重强调桌游的属性,则在推广的同时,不可避免的会提及到聚会型桌游,从而引出更多的聚会类轻式桌游,但那些产品多半都是有专门的厂商引进,无法为他们带来利润,因此这是他们必须要屏蔽的。

借助着国内直播业的帮助,他们(狼人杀)逐渐形成了这个市场的大企业,为了保证利润,自然不可避免的要借助能用到的一切手段,因此也不难看出为何有关狼人杀的消息会络绎不绝。

战旗此次推出“旗门镖局”,如果能够再度得到成功,很有可能会跟进推出相关周边,最有可能的就是卡牌,而这会导致阿瓦隆面临与狼人相同的境况。而通过这些手段,直播业的大佬们会逐步在人们的意识中用这样的聚会类游戏取代传统的桌游的印象。如同当初“三国杀=桌游”一般,当资本收割完成后,玩家们逐渐退出,留下的烂摊子只能继续由桌游这个行业接手。

在现在,大量新桌游得到授权获得引进的大好时机,我们需要警惕,在推广的同时注意市场的把握,避免那些“大企业”操纵那些“劣币”冲击市场,制造不良印象,从而驱逐“良币”的现象发生。

桌游业的黄金时期难得,我们要一起努力,共同维护我们热爱的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