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游戏狗新闻 > 行业观点 > 正文

爱奇艺徐伟峰:进军直播影游互动走向细分时代

2016-08-24 来源:游戏陀螺 作者:慕落尘 评论

那么爱奇艺做直播,会与与YY、游戏风云等传统的游戏主播有什么不同呢?——“他们做的是游戏内容,我们做的不是游戏内容,而是基于IP,跟我们剧相关的,比如剧的发布会、开镜、节目明星互动等结合……我们可以从前期宣传就开始导进来,比如拍剧开镜,通过直播动态呈现,当然这都是一段一段

Show Girl变主播:爱奇艺加大力度进军直播,未来将引入综艺联结游戏、影视

“每年参加CJ,今年最大的感受就是Show Girl都变成主播”,徐伟峰笑着描述,“主播跟Show Girl其实是比较天然的结合。而视频是爱奇艺的核心业务,直播我们一定会加大力度持续往下做,直播跟点播的最大差别是时间,影响受众的情绪、感观。”

对于爱奇艺做直播的操作方式,他介绍,“我们不养主播,平台会有一些大的框架和方向告诉你怎么和我们合作与结合,爱奇艺将打造一个大的生态。”

那么爱奇艺做直播,会与与YY、游戏风云等传统的游戏主播有什么不同呢?——“他们做的是游戏内容,我们做的不是游戏内容,而是基于IP,跟我们剧相关的,比如剧的发布会、开镜、节目明星互动等结合……我们可以从前期宣传就开始导进来,比如拍剧开镜,通过直播动态呈现,当然这都是一段一段的,不能完全提前曝光。”

对于业务的未来进化与可能:徐伟峰指出:“以前是游戏、影视、综艺节目是隔离的,我们先把游戏与影视剧结合在一起做,今年我们把综艺节目带进来,长远会把这三个结合在一起。”

游戏陀螺采访徐伟峰(左)

爱奇艺的游戏布局:影游互动+垂直细分,《无间道》将出电视剧与枪战游戏

“我自己没做过游戏,不是Producer(生产者),从PPS创始人到现在的爱奇艺,一直在视频行业中间……在游戏领域的开端,爱奇艺布局是从IP角度出发,我们看游戏,主要是基于IP的类型与契合度,要找到一个平衡点,不可能每个游戏都是打怪升级。传统游戏类型也在做,新游戏与领域也在努力获得成绩。”

徐伟峰介绍,爱奇艺今年发行的游戏将有两个方向:一是影游互动,与影视剧相关的游戏;二是下半年将会布局较为细分的IP类型,这些类型相对不那么容易改编成游戏。而他认为,根据剧情来确定做哪种游戏类型,这是很重要的原则。

在采访中,据其透露,其中有两部作品尤其值得关注:“一是养成类型的《明星志愿》,大众化题材,但国内做得比较少,台湾大宇做,很强的IP,我们拿到了授权,也拍了网络剧。”

“二是明年上半年还有枪战类型的《无间道》,我们买了改编剧的版权,预计今年底明年能上线,我们也计划改编一款枪战类型的游戏,剧的演员导演都确定了,并且已经开机,近期会正式发布,讲的是新一代无间道的故事,原有主角也会客串。”

爱奇艺为游戏做什么:塑造世界观与授权合作,降低用户获取成本,找到垂直受众

对于爱奇艺的角色定位,徐伟峰认为:“爱奇艺是一家从视频起家的互联网公司,我们认为我们长期的核心价值在IP,首先是影视剧的利用,然后再重点进军其他关键领域,其中游戏就是重要一环,对于爱奇艺而言,最重要的是带给游戏完整的世界观,让爱恨情仇、角色冲突等这些元素比较容易融入到游戏。”

“我们只做发行,不做研发,把游戏IP授权给对方,或者联合发行……在游戏当中,大的世界观塑造很重要的角色,不论服装、道具、背景、角色的爱恨情仇,影视剧给它的,给游戏一个大的框架,我们希望能找到CP团队能够把这个框架建设得很好,把里面真正适合游戏的东西体现出来。”

“中国的用户目前来看,绝大部分是影视受众,游戏受众比较少,如果分得更垂直就又有轻度重度之分等,寻找这些用户需要过程,而由于爱奇艺的受众够多,如果受众对我们的视频内容感兴趣,那么可能对对应的游戏也比较大可能会感兴趣,对于合作的游戏厂商来说,可以降低他们的单个用户获取成本,这也是这些游戏厂商与爱奇艺合作的最大动力。”

徐伟峰指出:“在与游戏厂商合作影游互动的过程中,除了给对方数据,我们也有很强的运营团队,会和研发商一起做运营。另外,我们知道IP的产出,哪些剧要拍,我们很清楚,可以提供较为专业与及时的意见。”

爱奇艺影游互动战略早已确立,《花千骨》后为何再无同高度作品?

很多人认为影视剧火游戏就会火,只是把影视当作是一个宣传渠道,对于《花千骨》影游互动的成功,徐伟峰指出,《花千骨》从当初一开始定的不仅仅是剧,而是爱奇艺整个影游互动战略的一部分,“在《花千骨》出来之前就已经有IP在走这条路,《花千骨》成功之后许多IP也陆续出来,如现在的《幻城》《老九门》等,甚至明年会有《鬼吹灯》,这些IP都是既有有剧又有游戏,根据IP规划游戏类型以及作发布时间的计划。”

至于为什么难再现同高度的影游互动作品?徐伟峰认为:“一年下来的现象级电视剧大概只有两三部,成功率其实很低;而一年所发的游戏数量很高,游戏能达到现象级的成功比例也是百分之几,甚至是千分之一都不到,当百分之几与百分之几的成功率相乘,那成功率就只有万分之几了……我觉得影游互动的成功不要仅从收入角度看,还要从长期看,比如玩法,如果游戏在它所属的品类有一个划时代的突破,收入很高,剧的收入也不错,那就是成功,《花千骨》那个是太成功了,若以这个标准来定义,那下一款成功的流水可能要破5亿才算了。”

爱奇艺不断缔造国民级热剧的逻辑:从很早期就介入选剧,剧本张力很重要

App Annie报告前不久指出,爱奇艺成为iOS及Google Play全球收入榜第七,据了解广告占四分之三,另外爱奇艺VIP会员规模突破2000万。爱奇艺近几年的发展势头迅猛,其核心原因就是不断拿到了热播剧的播放权,除了钱这一因素,还有哪些逻辑呢?

“有人称我们是国民老公的缔造者,像《来自星星的你》《太阳的后裔》《老九门》等这些剧的男主角后来都非常火,但像《太阳的后裔》《余罪》等这些剧,现在到了这个时间点这些演员已经很大牌,但在那时他们还不是大牌,是因为剧本很有张力,很多时候是剧成就了演员。”

徐伟峰提到:“拿剧无非几种方式,一是拿现成的剧,它已经拍完,无非就是判定要买还是不买;而我们被大家所称道的是在很早期就决定要买这个剧,甚至通常是在只有剧本的时期,我们就有专业的团队来判断:这个剧有没有机会——看剧、拿剧,其实这是一个系统性的工作,一个剧本好不好我们认为是灵魂与本质,比如爱恨情仇所展现的情感交杂。而在早期当时拿下来的成本相对也比较低。”

徐伟峰认为:“IP的终极表现形式,就要把它变成画面,最终要具象化,像影视剧就是一个关键形式。比如你看到赵丽颖,《花千骨》的标签与印象很难磨灭,可以说是《花千骨》造就了她,也可以说是她造就了《花千骨》,人对这个角色的感情是很深的。

95%是无效IP,头部IP价值还要看后续与开发:跟数量无关,跟能量有关

游戏陀螺曾经采访第一波CEO付强,他提出一个观点:95%的IP都是无效IP,并且IP价值将走向两极分化:头部值钱的越值钱,其他二三线IP将不断掉价。而徐伟峰也表示认同:“95%的IP都是无效的,这个观点我极端地同意。”

对于现在一些游戏与泛娱乐公司囤积了大量IP来准备改编发行游戏,他认为:“一是如你所说,头部IP的价值越来越大,其他越来越低;二是头部价值究竟有没开发的可能性,后续怎么办……以影视剧为例,季播是一个王道,但第一季是最痛苦的,因为很难赚钱,但如果第一季活下来,那么第二季第三季往下开发,就会形成用户与粉丝。从第二季开始虽然成本在变高,但后续有个保障,因为形成了IP价值。”

“爱奇艺一年播的剧也是有限的,一个月有1到2部剧,全年估计有12到24部剧,要宣传剧、安排播出时间等不容易,加上还有系列剧的季更,其实新IP冒出的数量非常低——但是,数量不在多,而在于好的剧的更新,如何让每年有新的题材与想法。因为观众的口味可能会变。IP不是跟数量有关,而是跟你手上掌握的大的IP的所具有的能量有关。”

游戏公司不断进军影视:着陆点除了内容,更要考虑平台

对于目前许多的游戏公司不断跟影视紧密结合的现象,徐伟峰认为很正常,但真要做结合,认为着陆点更多应该在平台上,而目前很多的做法是落在内容上,“现在许多游戏公司拿电视剧来做游戏,是基于内容的影游互动,但有时会忽略一点:现在的游戏渠道大部分都在网络——没有人再发什么光盘,用户接触到游戏,通常需要网络平台,才是真正的内容结合。”

“我怎么把内容给你,给你是影视内容还是游戏内容,这需要平台方来承载,现在来看最适合做的是视频平台,既有游戏又有内容,同时承载这两方面。大部分的平台只给你游戏,没有给你内容。未来这些游戏需要面临的挑战:他们不可避免还是要找视频平台合作,因为从执行、跟用户接触来看,还是视频平台更有优势。”

对于手游的未来发展,徐伟峰最后总结:“江山代有才人出,好的内容决定所有事情。每个时期都有厉害的人崛起,每年都会有新机会,无论是属于大厂还是中小厂商,我觉得都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