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游戏狗新闻 > 产业动态 > 正文

史上增长最快游戏公司Supercell 3个月赚1亿美元

2013-04-27 来源:福布斯 作者:死神葬月 评论

埃卡·潘纳宁(Ilkka Paananen)说,在移动游戏领域里赚钱的最好方法就是不要想着赚钱,而要想着乐趣。从旧金山搭机飞回赫尔辛基的潘纳宁得了轻微流感和时差反应。

埃卡·潘纳宁(Ilkka Paananen)说,在移动游戏领域里赚钱的最好方法就是不要想着赚钱,而要想着乐趣。从旧金山搭机飞回赫尔辛基的潘纳宁得了轻微流感和时差反应。他说,把赚钱置于乐趣之上(说的就是你,Zynga)的公司终将失败。“就是这么简单。设计某种了不起的、为用户所喜爱的东西。”34岁的潘纳宁说。

潘纳宁是Supercell的CEO。这家创业公司几乎在一夜之间实现了惊人的发展。该公司在苹果应用商店里只有两款应用,分别是塔防游戏《部落战争》(Clash of Clans)和社交农场游戏《Hay Day》,但去年的总收入高达1亿美元。

Supercell的CEO和联合创始人埃卡?潘纳宁

Supercell仅在2013年第一季度就获得了1.79亿美元收入,在扣除各项费用和苹果的30%提成后,利润达到1.04亿美元。

增长曲线相当陡峭。如今,Supercell的每日营收为240万美元,2013年营收有望突破8亿美元,甚至达到10亿美元,是拥有900多款iOS应用的艺电(Electronic Arts)移动游戏部门的两倍。

Supercell现在每天可吸引850万玩家,他们平均每天玩10次。

这些耀眼的数据在今年2月带来了1.3亿美元投资。领投者是投资了5,250万美元的指数创投(Index Ventures),其他投资者包括Institutional Venture Partners和Atomico。包括加速合伙(Accel Partners,早期投资者)在内的所有股东将他们所持股份中的16.7%出售给了这些新来者,这宗交易对公司的估值达到7.7亿美元。

这么多的钱立刻就能淹没一家小公司的引擎,使值得风投公司出手的那种回报更加难以实现。潘纳宁承认,这轮融资并不是完全必要,更多的是为了向股东提供快速支付,以此感谢他们的努力工作并摆脱上市的压力。最起码,这么做将买到亟需的空间,因为访客越来越多了。

指数创投曾投资过Skype和Dropbox。该公司的内尔·瑞莫(Neil Rimer)相信,Supercell不输于他见过的任何一笔交易。“你偶尔有机会投资于一家拥有某种专利技术或者市场上已有产品的替代产品的工作室(比如皮克斯或者梦工厂),他们能够提供不同的方法,在一段时期内创造出一连串的成功产品。”

大多数的游戏工作室都有一位独裁的监制人为设计师和程序员的工作开绿灯。而Supercell的游戏开发员在由5至7人组成的小组里工作,每个小组都有自主权,可以提出自己的游戏创意。

他们把创意交由潘纳宁审查(他不记得曾否决过任何提议),然后开发成游戏。如果小组成员喜欢这款游戏,就交给其他员工试玩。如果他们也喜欢,就放到加拿大的iTunes应用商店里接受测试。如果在那里取得成功,就认为该游戏可以进行全球发布。

到目前为止,这种阶段化方法已经枪毙了四款游戏,但每款被枪毙的游戏都有值得庆祝的理由。员工们会打开香槟,为失败举杯。“我们真正想庆祝的,不是失败本身,而是从失败中得来的教训。”潘纳宁说。

尽管Supercell是家新公司,但其拥有一支资深的管理团队。

潘纳宁和Supercell联合创始人米科·科迪索加(Mikko Kodisoja)曾在2004年以600万美元现金和1,200万美元股票的价格,把他们的第一家创业公司Sumea出售给了数字巧克力公司(Digital Chocolate)。他们在该公司呆了6年后,与三位同事离开公司,创建了Supercell。“我们再次觉得必须从头做起。”

在2011年由加速合伙公司领投的那轮融资中,Supercell以5,230万美元的估值获得了1,200万美元投资。之后,Supercell改变策略,放弃了其他所有的游戏平台,专注于平板电脑,也就是iPad。该公司在2012年夏天发布了《部落战争》和《Hay Day》。到那年年底,这两款游戏在应用商店排行榜前五名位置上的停留时间超过了其他所有游戏。到目前为止,《部落战争》成为最赚钱应用的次数超过了其他任何应用。

《部落战争》该游戏由芬兰游戏开发商Supercell制作

芬兰政府的一位官员是《部落战争》的狂热玩家,为他的50位《部落战争》好友组织了一次斯德哥尔摩巡游活动。Supercell的一位联合创始人有个亲戚,他的车坏了,他一边等待帮助,一边在手机上玩《部落战争》,后来该游戏的聊天功能让他联系上了一位队友用车把他接走了。

这两款游戏之所以吸引玩家,是因为他们操作简单,并且充满了逼真的细节,比如令人好笑的农场大肥猪、从漫画河流里跃起的鱼,还有《部落战争》里长得像胡克·霍根(Hulk Hogan)或者T先生(只不过骑着疣猪)的人物。“游戏应该让玩家产生某些情感。”Kodisoja说。

玩家用金钱、时间或二者来回报游戏。在《Hay Day》里,玩家可以花钱加快鸡蛋和牛奶的生产速度,或者花钱升级筒仓和粮仓。在《部落战争》里,玩家可以用钱购买宝石来加快军队的生产速度,也可以把钱换成金币或药剂来升级建筑、城墙和军队。

社交农场游戏《Hay Day》是Supercell旗下两个备受欢迎的移动游戏之一

潘纳宁说,游戏不能设计成“花钱的就是老大”。玩家也可以通过出色的游戏操作来获得资源。世界上的一些领先玩家没花一毛钱,但韦德布什证券(Wedbush Securities)分析师迈克尔·帕切特(Michael Pachter)发现,他的大多数部落战争都以失败告终,直到他开始花钱。“他们在这款游戏里建立的经济体系使你永远不会觉得钱够了。”帕切特说。

潘纳宁说,Supercell在今后三年里的计划包括安卓游戏、亚洲扩张、更多的全球大热产品和“可能的”上市。这对Supercell的员工可能是件好事。

今年4月,董事会投票决定向所有员工提供股票期权,而不只是高管。“我们认为:‘这不符合我们的价值观。我们应该向所有人提供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