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游戏狗新闻 > 产业动态 > 正文

微信收费各方态度不明朗 4G或解决双方矛盾

2013-03-28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死神葬月 评论

“自从微信普及后,我的短信再也发不完了,特别不开心;自从听说微信可能会开始收钱,我更不开心了,不能群聊了!”四川音乐学院苏曼的微博更新,正好道出了OTT与运营商之间的矛盾

“自从微信普及后,我的短信再也发不完了,特别不开心;自从听说微信可能会开始收钱,我更不开心了,不能群聊了!”四川音乐学院苏曼的微博更新,正好道出了OTT与运营商之间的矛盾:微信“蚕食”了传统的短信、语音业务,传统运营商拟对微信收费,而收费的微信也将不具吸引力。

近日,北京联通手机的微信等OTT业务的使用流量被单列出来,诸多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微信收费的前兆。后经联通官方人员澄清,微信单列流量原是联通将手机QQ、微信等四大热门手机应用纳入“沃派”套餐定向流量范围,“没有向微信收费这回事”。

OTT(即OverTheTop)指的是互联网公司越过运营商,发展基于开放互联网的各种视频及数据服务业务。作为OTT的代表性应用,微信正处在风口浪尖。

但是,微信到底收不收费?传统运营商和OTT业务商的态度又都不明朗。

“市场决定”还是“纯属谣传”

此前有消息称,工信部于2月27日召开了关于OTT业务对电信运营商影响的讨论会议,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均派人出席。会议上,中国移动与中国联通针对运营商补贴的方案意见不一,最终未达成一致。

此后,工信部3月11日下午再次召集三大运营商、相关OTT企业召开内部会议,主要讨论微信业务对运营商网络(包括流量、信令等)资源的占用问题,但是并未达成统一意见,不过三大运营商已开始针对微信进行流量“细化经营”。再次引发“微信收费”传言的就是微博上联通“细化经营”列表一事,对此联通官方的回应仍然是“没有这回事”。

“收不收费?这应该不是一个政府和运营商的问题,也不是运营商和互联网公司的问题,而是由市场来说话的!”中国移动研究院院长黄晓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对于向微信收费的话题,腾讯方面回应称:“我们的目标是跟运营商共赢,而不是在基础通讯服务上分一杯羹。在梦网时代,我们已经是运营商的紧密合作伙伴,在新的无线物联网时代,合作的空间更大。”至于近期有关“微信将向用户收费”的说法,腾讯方面予以否认,表示这“纯属谣传”。

60%的信令只带来10%的流量收入

黄晓庆认为,目前微信最大的问题在于软件设计环节,“他们的一些关键指标,与运营商给它提的要求之间是有矛盾的”。

形象地说,微信这样的OTT业务是“永远在线”的应用,会不断向运营商网络发出“心跳”,这些“心跳”本身不产生流量,但是会占用运营商的信令通道,如果“心跳”过快过多,就会导致运营商的网络出现问题,甚至瘫痪。

2012年7月,腾讯推出了微信iOS4.2版,增加了视频/语音通话功能。这也被认为继短信、彩信之后,腾讯终于动了语音这一运营商“最后一块奶酪”,从而引发了“腾讯将成为第四大运营商”的激烈讨论与争议。OTT业务与传统运营商之间的矛盾更加激化,中国移动CEO李跃在全球者开发大会上“敲打腾讯”,直指其对信令的占用,表示双方需要解决矛盾。

这一问题被业内人士称之为“信令风暴”,运营商因此面临压力。“每半年扩容一次,但总赶不上消耗的速度。”中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坦言,应用层过度消耗流量和信令。

早在两年前,中移动就在研究重新制定按照流量和资源来进行分级收费。中国移动的统计数据显示,微信已经占用了中国移动60%的信令资源,但仅仅带来了10%的移动数据流量。这样大规模的信令占用导致了传统语音业务的质量下降,不仅蚕食短信、语音业务,而且干扰了传统运营商通话质量。

对此,《电脑时空》杂志社副总编辑曲高强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中移动希望维持语音ARPU(单用户平均收入),为此迁怒APP有悖历史潮流。“光纤技术突飞猛进,成本已下降百倍,15年前光纤像黄金价,现在一米光纤还不如一米面条,话务传输成本已下降两个量级。手机CPU也强了百倍,处理语音完全是小碎料。”

手机商业模式不清晰让腾讯“恐惧”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双方也有交锋。腾讯CEO马化腾呼吁:“国家应高度重视宽带中国战略实施,将宽带网络建设提升到与公路、铁路、机场和电网建设等同等重要的位置。”面对运营商对微信收费的问题,马化腾强调称:“腾讯不会对用户收费”,与运营商层面正在积极沟通。不过,马化腾同时表示:“目前手机上的商业模式还不清晰,这是令我们更恐惧的事情。”

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则表示,“OTT业务对运营商既是挑战,也是机遇”。他坦言:“目前的通信网依然是传统运营商的优势,反过来看,互联网的很多业务都依托在电信运营商的网络上开展,这就是互联网企业的短板。”

这番话透露出的信息可以被解读为:现在的电信网络被互联网企业用来赚了很多的钱,还一分钱成本都不掏,升级电信网络的任务压在运营商头上,换作是谁也不会愿意。

李开复在评论一篇名为“微信抄了谁的后路”的文章时说:微信岂止“切入语音助手领域”,简直有潜力“成为移动语音助手”;岂止“变身智能AppStore”,几乎有可能“成为移动Store”;岂止“分流移动搜索”,完全有机会“成为移动搜索”!

按照既定的产品逻辑发展,微信也许会成为电信运营商、搜索、AppStore、浏览器、地图、语音助手等几乎所有大型互联网公司的对手,各种原生App也成为微信组件或蜕化为账号之一。

当然,首当其冲的还是与传统运营商之间的矛盾。建立合作模式似乎很迫切,但是如何共赢,一时又看不到前景。

黄晓庆认为,单从技术的角度上说,首先是双方一起坐下来协商探讨:OTT担心的是他们的用户体验问题,而运营商担心的是网络承载和更多用户的基本体验问题。

黄晓庆判断,如果未来随着4G网络的发展,中移动用户的月平均数据消费量能达到2G的话,来自数据业务的收入将成倍地增长。这样计算的话,那些受到损失的短信、话音收入将不会成为任何问题。而用户数据流量消费的增长,则恰恰来自微信等OTT业务的推动。不过,工信部部长苗圩在今年的两会上表示:“4G网络全面商用至少要一年,4G牌照发放时间安排要取决于客观进展情况。”

移动与微信的矛盾,能否等到4G时代再解决,尚未可知。

“分级分群分域营销是未来的趋势。”中联通有关人士认为,目前广东联通2G随意玩已经有了200多万用户,每月带来几千万元的收入,其实挺划算的。此外,微信收费的模式也已在香港率先实践:之前微信与香港运营商的合作方式是:用户每月支付8港币(约合6元人民币)就可以任意使用微信,不再收流量费。如果这样,你还会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