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游戏狗新闻 > 人物访谈 > 正文

华为终端董事长余承东:以行践言者无需谦虚

2013-03-21 来源:搜狐IT 作者:死神葬月 评论

余承东是华为终端的一面旗帜,但其直率敢言的风格,也使其成为微博网友“吐槽”最多的华为高管。

余承东是华为终端的一面旗帜,但其直率敢言的风格,也使其成为微博网友“吐槽”最多的华为高管。面对“余大嘴”的称呼,身为华为终端董事长的余承东在接受搜狐IT专访时笑称:“我确实没有吹牛,顶多就是不谦虚”。

余承东挂帅的华为终端,2012年历经了种种曲折和挑战。与2011年初笔者初次采访相比,现在的余承东略显疲惫,“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华为以前不擅品牌和渠道,2013年会有重大变化:收缩产品数量、强化精品策略、提升产品的用户体验、提高盈利能力,以及加强对渠道把控、打击乱价行为”。

虽然在传统电信设备和运营商市场,华为有攻城略地、摧枯拉朽之能。但面对大众消费市场,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新兵。包括余承东在内的多名华为终端高层,大都来自网络系统部门,作风固然大胆干练,对手机市场的了解却仍需更多经验。

经历波折的2012年之后,余承东乐观未改:“去年我们确实摔了几个跟头,遇到很多困难,但最终活了下来”。在他眼中,竞争更为激烈的2013年,反而成为华为终端反思后的重要转折开篇。

开篇艰难

华为终端始于2003年,虽然在“不经意”间迅速壮大,但在2008年以前,在华为内部始终却被视为满足端到端解决方案的“配套存在”, 甚至一度有传闻,说华为要出售终端业务。

随着全球智能终端市场的迅猛发展,尤其是苹果改变了移动终端产业变革,智能手机业务成为IT厂商、电信企业、甚至互联网企业竞相进入的战略产业。基于这一原因,华为调整集团战略,华为终端成为必须重点发展的主要业务之一。华为总裁任正非更是对终端业务有过明确要求:终端将是华为“端管云”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要成为该领域重要玩家。

华为终端由此进入快速发展期,在向消费者市场转型过程中,华为终端吸纳了大量行业优秀人才,仅员工人数就从2009年的6000多人,升至目前的一万多名。除原有的华为终端老员工外,有来自系统业务的“转业”员工,还有来自三星、摩托罗拉和诺基亚的“空降兵”。

不同的背景、理念、文化环境的一万多名员工,如何整合到一个“大熔炉”中,成为关乎企业发展甚至生存的关键,也在考验华为管理层的智慧。

2011年,余承东被任命为华为终端董事长,有些“不讲道理”、甚至“偏执”、但充满“斗士”精神的余承东,恰恰最有可能是整合现有华为终端庞大团队的强势领导者。

而余承东的“偏执”也带来了回报。据华为内部人士称,在2012年之前,华为高层管理者以及员工都很少使用华为手机,而华为Ascend P1改变了这一状况。这款定位为“首款高端手机”的产品,改变了包括华为高层管理者在内的华为人,对华为终端的认知。华为内部员工和家属都开始购买这款产品,也向亲朋好友推荐。

据华为内部人士透露,某备受关注的华为管理层成员此前一直使用可手写的摩托罗拉“明”系列手机,2007年换成了苹果iPhone,期间也曾尝试过三星Galaxy SIII手机。但自Ascend P1发布后,这位管理层成员除随身携带外,还要求定购数百部Ascend P1送给同学和朋友。正是来自华为内部的支持和理解,让余承东度过了最艰难的“开篇”时期。

转变!转变!

笔者第一次见到余承东是在2011年2月的巴塞罗那,天气阴冷飘着小雨,而余承东脸上充满了笑容,对于笔者提出的向消费者市场转型的问题,余承东回答得充满自信。但谁曾料想,接下来面临的转型过程却是如此艰难。

“还好,还好,还活着,最困难的时候已经挺过来了,现在就是休息时间偏少一点”。面对笔者的问候,余承东乐观和自信未改,却增添了一丝疲惫和沧桑。这位华为终端公司的董事长,很长时间里每天只睡不到5个小时,这几乎要了他的命,昏昏欲睡的他有次停车时打瞌睡,直接撞上车库内墙。

不过在余承东看来,如何让团队改变系统业务固有思维、摆脱低端手机操盘经验才是转型过程中面临的最大挑战。2012年2月,华为终端发布了首款高端智能手机Ascend P1,围绕这款产品,前前后后发生的无数故事乃至轶事,是华为终端“化蛹成蝶”中的一个特写,其过程更是充满艰辛。

Ascend P1被余承东认为是华为终端向高端手机迈进的标志,发布后曾广受好评。然而因为华为在高端产品研发、制造、供应链方面经验不足,这款手机直到全球发布后3个多月才在中国区批量上市。消息人士称,由于三星以屏幕产能为由在关键时候对华为“卡脖子”,导致了Ascend P1错过了销售的黄金时期。由于同样采用谷歌Android系统,高端配件已成为全球主要手机厂商竞相争夺和打击对手的武器。余承东对笔者透露,华为手机屏幕等主要配件目前都来源于台湾和日本。

Ascend P1是华为首款接近3000元价位的智能手机,国内上市初期定价2999元。不过不久一些零售商在电商渠道就将售价降至2399元甚至更低,半年内更是价格“腰斩”。2012年终端产品推出过于频繁、渠道面对新品迅速将上一代产品甩货、以及乱价行为都让余承东感到困惑和痛心。

不过在西欧,Ascend P1的价格比国内坚挺许多。在海外,Ascend P1销往40多个国家,深受消费者喜爱,这让余承东和其团队有些欣慰。

在品牌运作方面,Ascend P1也曾为华为终端首先“试水”。由英国广告公司BBH创意的电视广告,在P1上市初期,曾在央视、江苏卫视等电视台进行投放,但口碑一般。华为终端随后撤下了这一广告。

回忆Ascend P1的操盘过程,余承东举了一个比喻:“你把苍蝇放到一个玻璃杯里,倒扣过来同时在下面杯口留一个空隙,你可以看到死它都不会向下从杯口飞出去,这就是可怕的思维定式。华为终端目前最难改变的就是团队的思想观念,包括在产品设计上的工程师情节,缺乏面向最终消费者的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