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游戏狗新闻 > 产业动态 > 正文

微信借道拜年市场加速上位:高调圈人低调圈钱

2013-02-20 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死神葬月 评论

微信取代短信?尽管仍然是节前节后悬而未决的热议话题,但这不妨碍业界从拜年市场数据PK出发,揣测移动互联网格局下微信业务的未来走向。

微信取代短信?尽管仍然是节前节后悬而未决的热议话题,但这不妨碍业界从拜年市场数据PK出发,揣测移动互联网格局下微信业务的未来走向。

风水轮流转

从1992年世界上第一条短信诞生,到20世纪末开始风靡中国,至少坐稳中国拜年市场龙头位置十几年的短信业务从未像这两年一样饱受冲击。

去年和今年,依赖“吐槽”春晚的网友激情和社交功能的完善,微博在拜年市场一直风头不减,而社交的天然属性和潮流趋势更在今年将微信推上高位。

这种局面似乎在节前就有预示,佐证者是微信和短信此消彼涨的趋势。1月16日,微信高调宣布用户数突破3亿。腾讯官方披露,从2.7亿用户到3亿用户,微信用了44天就达成增量,平均每天增长68.18万。按照此速度,在除夕夜(2月9日)用户总数应该已经达到3.16亿。而根据微信早前披露的数据,活跃用户约占40%。也就是说,目前微信可能拥有1.26亿的活跃用户。

没几天,工信部也发布了一则数据,称2012年全国手机短信发送量达到8973亿条,较上一年增长2.1%,短信发送量增长率呈现持续下滑态势。由于我国手机用户增速远大于短信业务,我国2012年短信人均发送量实际下滑了9%左右。

而上面两组数据只是拜年市场争夺的预演。

除夕一过,关于微信冲击短信拜年的报道频频见诸报端,以最大运营商为例,今年除夕当天,中国移动短信量为91亿条,同比只增加3%。辽宁沈阳、福建泉州等多地则出现短信拜年发送量同比下滑的消息。

虽然微信未披露具体数据,但在舆论层面呈现一边倒的优势。国内知名第三方统计机构艾瑞咨询总裁杨伟庆除夕当天就连连感慨,“今年感受微信拜年数量直线上升”。

另一家研究机构艾媒咨询节后发布的调研数据则显示,在发送的各种拜年信息中,有68.1%的信息是通过短信的方式发送的,有11.1%的信息是通过微信的方式发送的,通过飞信、微博发送的拜年信息分别占4.1%、3.4%;而在收到的拜年信息中,短信、微信、飞信、微博比例分别为65.9%、12.0%、4.5%、4.1%。

虽然从绝对数值上看,短信的龙头地位未曾改变,但从时间维度和移动互联网趋势看,微信的冲击远非纸面数据这样微小。

因为微信诞生不过两年。

上位早有预谋

在艾媒咨询的另一项统计中显示,2013年春节期间,通过微信拜年的用户在手机网民中的比例达到了58.2%,微信已经成为最红的网络拜年方式。

这期间有一个有趣的插曲。

2月7日,微信团队向用户推送了一则图片消息,用文艺范十足的语言表述对3亿用户的感恩并拜年,号召用户“少发微信,多和朋友见见面”。而2月8日零时刚过,同样是3亿用户,微信消息列表中却突然出现了“群发助手”的提示,要知道,还有一天就是除夕。

坊间多将微信团队的这些“审时度势”之举列为笑谈,但从产业竞争和产品革新角度讲,上述小插曲又远非“临门一脚”。

“群发助手”,又一拜年利器,实则已经以插件的形态隐藏在微信一年之久。记者查阅腾讯官方网站获悉,早在去年1月19日发布的微信3.6for Android版本中,群发助手就首次露面,这一天离除夕(2012年1月22日)不过三天。

而对于微信团队而言,对这一功能也有着深入的商讨。在以“聚焦腾讯动态”为主旨的腾讯子网站“热腾”《微信群发助手诞生记》一文中,微信团队“经过几轮需求会议的不断PK,多方意见在不断地糅合下”终于达成4点共识。

其中一点共识明确表示:“特殊日期(如节日前夕)服务器可控制出现或消失在主界面,若用户卸载了插件则不受服务器控制。”这或许是“群发助手”春节前自动出现在用户微信列表里最好的解释。

事实上,产品细节、领导意志、宣传方向等细枝末节最能体现腾讯对最炙手可热产品微信的推崇。

早在去年3月28日,腾讯CEO马化腾就兴奋地发微博为微信呐喊:“终于突破1亿!”而在腾讯今年春节最新主打的“爱情篇”电视广告中,微信取代QQ成为当仁不让的主角。过去一年,腾讯进行了两次组织架构调整,但并未详尽描述微信团队的归属,有腾讯内部人士曾指出,这是保持微信团队“相对独立的运作”。

尽管包括飞象网总裁项立刚在内的诸多业内人士指出,微信取代短信“不可能”。但多数外界人士也看出腾讯对微信的想法不只是社交工具那么简单,以微信为核心构建移动互联网生态圈更为关键。

商业化刚刚起步

生态圈构建与产品功能健全密不可分,与“群发助手”搅局春节市场相仿,在2月5日发布的微信4.5版本中,新增支持实时对讲和多人实时语音聊天。至此,微信基本涵盖了文字、图片、语音、视频等目前所有主流社交功能。

如此看来,功能不断完善且挟3亿用户优势的微信下一步就需要解决商业化问题。

基于移动社交,O2O电商以及新兴移动支付被认为最有可能,但面临支付宝等量级相等且先发的竞争对手,除了快速出击,微信需要整合的电商资源难度不小。

在腾讯的组织架构中,电商业务已经成为独立公司运作,本身还在进行平台整合工作。腾讯系电商如何与微信协调,或者微信如何单独出击寻找商家都是需要长期整合的工作。

已经上线许久的“二维码”功能也被寄予很大的商业化期望。不久前,腾讯支付平台财付通总经理赖志明也在某活动上表示,腾讯将在两个月内给微信增加支付服务。赖志明没有说财付通会在多大程度上被整合进微信。但他说,用户将能够在商店里扫描产品的条形码以购买产品。

与电商资源需要协调的难度不同,微信公众平台的上线看起来容易得多。从开放平台的角度出发,又具备媒体属性的公众账号首先具备了广告营销属性,这也是微信一直拿来跟微博比较的最重要原因。

从商业逻辑上讲,目前很火的互联网营销能够为微信贡献收入,但尚处于跑马圈地阶段的微信公众平台,“如何收取费用”是个敏感且困难的话题。

同样的风险也会出现在微信游戏等层面。曾有知情人透露,微信的游戏平台正在有条不紊地推进中,上线指日可待。业内人士指出,以微信的影响力和社交属性,带有社交性质的手机游戏能够流行,即便只以应用商店形式出现,也能在手机游戏市场分一杯羹。

但这部分人同时担忧,过多的功能设置容易影响用户体验,“推荐”和“骚扰”只有一步之遥。之前微信SNS社区“朋友圈”功能就因“分享”过多引发用户不满,而不得不做出调整。

对于微信来讲,商业化确实是个小心翼翼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