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游戏狗新闻 > 人物访谈 > 正文

马云:一场未画上句号的变革

2013-01-18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死神葬月 评论

阿里巴巴被拆分成25个事业部后,马云又将卸任阿里巴巴CEO。一系列变革背后,马云离他心目中的“风清扬”越来越近:在阿里巴巴内部逐渐“去马云化”,以实现退隐江湖一线的目的。

阿里巴巴被拆分成25个事业部后,马云又将卸任阿里巴巴CEO。一系列变革背后,马云离他心目中的“风清扬”越来越近:在阿里巴巴内部逐渐“去马云化”,以实现退隐江湖一线的目的。

马云:一场未画上句号的变革1

但是,要达到此目标,阿里巴巴目前的变革依然没有画上句号。这个未了局,给电商江湖留下了无穷的猜测。

道商马云:自我削权

马云极其崇拜道家学说。“我以从道家学到的无为而治的思想,去培养下一代的领导人,培养生态系统,无为的生态系统。让它慢慢、慢慢生长。”马云的这个想法及其后续一系列的决定,并不是偶然。

一位接近阿里巴巴的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阿里巴巴从去年开始,公司上下都在读一本名为《失控》的书。

《失控》成书于1994年,记述了作者对当时科技、社会和经济最前沿的一次漫游,以及借此所窥得的未来图景。书中阐述的一个道理是:要想诞生出新的、出乎意料且真正不同的东西,必须放弃主宰一切的愿望,让位于底层的群体。

这一核心思维与马云 “无为而治”的理念不谋而合。此前,阿里巴巴在架构上的一系列调整,皆围绕“扁平化分权”而展开。

2011年6月,淘宝被一分为三。仅一年后的2012年6月,阿里巴巴集团被进一步分化为七大事业群,分别为淘宝、一淘、天猫、聚划算、阿里国际业务、阿里小企业业务和阿里云。半年过去后,阿里巴巴再次将原有的七大事业群进一步 “碎片化”,分拆为25个事业部,并分别由不同的事业部总裁负责管理。自此,阿里巴巴的三层权力体系初步形成:战略决策委员会 (由董事局负责)、战略管理执行委员会(由CEO负责)以及25个事业部。

易观国际首席分析师李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事业部拆分赋予了各事业部总裁更大的权力和独立性,降低了对集团首席执行官职位的依赖,马云将权力下放完全是合理的,也是一种更高级的管理方式。”

三层权力体系建成后,马云进一步做到了“去马云化”,逐渐隐退幕后。

在商界,创始人隐退幕后的做法并非个案,甚至是一门管理艺术和境界,如王石在万科的 “去王石化”行动,柳传志在联想系的隐退等。

时点选择:分权腾位?

值得关注的是,马云选择在此时间点卸任CEO,时机上的选择值得琢磨。对此业界有多种版本的分析。

资深互联网分析人士洪波指出,阿里巴巴拆分为25个事业部以及马云将辞任CEO一职,背后的一个统一逻辑就是分权与腾位。“这些年,阿里特别重视管理团队的建设,培养了一大批年轻干部,但这些年轻干部的职业生涯都到了天花板,如果马云不委以重任,他们有可能会流失。”

与此形成对应的是,马云写给员工的内部邮件也直言:“今年,阿里绝大多数生于60年代的领导者将会退出管理执行角色,我们将把领导责任交给70、80年代的同事们。因为,我们相信他们比我们更懂得未来,更有能力创造明天。”

“疲劳说”是马云“退位”原因的另一个版本。分析认为,分权后,马云可以脱离繁琐的一线工作,更专注于战略层面的工作。

此前,马云一直对外宣称,他的愿望就是在45岁退休。然而,近年来发生的卫哲事件、淘宝假货风波、支付宝事件、淘宝商城“十月围城”事件等,让他无法实现此愿望。而在2011年下半年淘宝商城“十月围城”事件后,马云也曾直言,上述事件让他身心疲惫。

此次的架构调整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即进一步梳理公司业务,使公司的管理更制度化和规范化,以建立一个可以没有马云的阿里巴巴,从而利于公司的可持续发展。李智认为:“老实说,调整前的阿里巴巴业务模式太过复杂,体量也很庞大,行业内很多人都表示看不懂。这次拆分成25个事业部后,业务线更加清晰了,各个子业务能更好地生长和发展。”

她预计,目前的调整并不是终点,在半年或者一年内还会根据发展需要不断地变化和调整。

此外,在采访中,不少分析人士认为,马云通过分权,向事业部放权有助于内部竞争和制度的规范,朝着“无为而治”的蓝图又迈出了一步。

不过无为而治的体系建设,不可能一蹴而就。对于马云的远景蓝图,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战略官曾鸣曾表示,可能未来公司是不存在的,CEO是不存在的,但组织存在,而在做很多事情时,无论轮岗还是业务,都用网格化的分布方式来协同。在协同中,组织朝一个共同目标努力,而不是由上而下的指令。

曾鸣直言,目前阿里巴巴架构变革具有试验性。而这种试验性,也可能注定阿里巴巴的架构调整仍是个未了局。

淘宝“消失”:让位IPO?

在最新的“25个事业部”拆分方案中,让人意外的是,最令人关注的“淘宝”没有了。在新的架构中,年销售额8000亿元的淘宝网,已在这次新的调整中被分化至不同部门。淘宝上的各个重点领域被拆分成了物流事业部、商家业务事业部、航旅事业部等众多小部门。

很长一段时间,淘宝网因假货和信用制度问题,一度被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列入“恶名市场”名单,极大地影响了阿里巴巴集团的声誉。

2012年,淘宝网为了从“恶名市场”除名,删除了8200万件商品,货值1800亿元,其审核与稽查的力度也逐渐加大。

分析人士称,淘宝网如果不进行深刻变革,必会拖阿里巴巴整体上市的后腿。因为国外投资者不会接受一个售假平台,加上国外法律和国内政策的诸多壁垒,淘宝网极有可能成为拖累集团上市的绊脚石。

互联网评论员刘兴亮赞同此观点。他指出,马云曾经说过,至少有1%的人不喜欢他和阿里巴巴。虽然1%是个极小的数字,但由于阿里巴巴的用户基数极为庞大,即使以1%计算,数量也达几百万人。淘宝“十月围城”事件是转型时期的矛盾,此次分拆是分化矛盾的一种方法。

此番调整后,外界已经很难看出哪个事业部对淘宝业务进行负责,这也意味着阿里巴巴为IPO扫清了其中的一个障碍。

不过,也有人不赞同此说法。李智认为,淘宝网是阿里集团最基础的业务支撑,一定会成为其他业务部门争夺资源的重点。分拆开以后,淘宝网的孵化和支撑能力将会更强。“我觉得马云不会单纯为了上市而去清理淘宝网。其实,打造一个良好的生态系统和提供更好的服务才是他真正要做的事情。无论是否IPO,淘宝网都一定会被整顿。”

事实上,淘宝网在过去的几年间,已经造就了天猫、聚划算、一淘、阿里旺旺、阿里妈妈等一批新兴的业务平台,让阿里巴巴具备了更加完善的业务结构。

多位分析人士认为,阿里集团将会在今年年内IPO。尽管阿里巴巴在电商领域拥有绝对领先的地位,但也并非没有后顾之忧,其市场份额正被京东、腾讯、苏宁易购等电商企业蚕食。如果阿里巴巴能领先其他竞争对手提前IPO,将获得进一步的先机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