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游戏狗新闻 > 综合资讯 > 正文

我画你猜:手机上游戏引爆流行的必备要素之一

2012-03-29 来源:游戏狗 作者:fashi 评论

在79个国家和地区的手机游戏排行榜上,它都排名第一。“我甚至都无法完全讲出是哪79个国家!”该应用设计师、手机游戏制作商OMGPOP公司CEO丹·波特(Dan Porter)说。据估算,每一秒钟,全球就有约3000个玩家同时在游戏中作画——在你读完这篇文章的时间里,说不定应用产生的绘画已经超过3万张。

在79个国家和地区的手机游戏排行榜上,它都排名第一。“我甚至都无法完全讲出是哪79个国家!”该应用设计师、手机游戏制作商OMGPOP公司CEO丹·波特(Dan Porter)说。据估算,每一秒钟,全球就有约3000个玩家同时在游戏中作画——在你读完这篇文章的时间里,说不定应用产生的绘画已经超过3万张。

最近,一定有许多人的涂鸦技巧因为一个叫“Draw Something”的小游戏而突飞猛进,或在工作间隙也不忘给朋友们发去自己的得意画作。它是继愤怒的小鸟、Temple Run之后又一个风靡全球的游戏应用,在登录iOS和Android之后6周内下载量便超过3500万次。目前,该应用每天增加用户100万,每日产生的收入(主要依靠升级到付费应用、应用内购买和广告)达到6位数。

在79个国家和地区的手机游戏排行榜上,它都排名第一。“我甚至都无法完全讲出是哪79个国家!”该应用设计师、手机游戏制作商OMGPOP公司CEO丹·波特(Dan Porter)说。据估算,每一秒钟,全球就有约3000个玩家同时在游戏中作画——在你读完这篇文章的时间里,说不定应用产生的绘画已经超过3万张。

抢走Zynga“Facebook流量第一”的头衔

Draw Something是“你画我猜”类游戏的一种,每个人都能成为出题者和猜题者。玩家能通过邮箱和Facebook帐号邀请好友开始游戏——在社交网络时代,依附于类似Facebook的社交平台是手机游戏引爆流行的必备要素之一。总部设在旧金山的社交游戏公司Zynga便是靠Facebook壮大的。

而现在,Draw Something的增长态势已然超过了这一Facebook上最大游戏公司的任何一个产品——包括填词类游戏Words With Friends,也抢过了Zynga“Facebook流量第一”的头衔。现在,Draw Something每天有1080万用户通过Facebook登录,相比之下,Words With Friends只有860万的每日活跃用户。

这迫使Zynga认真对待这一迅速崛起的竞争对手,并在短短几周之内便作出了重大的决定——3月22日,Zynga正式宣布以1.8亿美元收购OMGPOP,并花费了大约3千万美金用于支付OMGPOP员工的留任奖金,证实了之前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收购传闻。

收购OMGPOP公司符合Zynga一贯的公司文化:追求速度,也符合创始人兼CEO马克·平卡斯(Mark Pincus)的观点,即移动游戏能够有效地与电视争夺用户的注意力。

“不用说Draw Something是个了不起的游戏,我认为它是有史以来最具社交性和表现力的手机游戏。它激发了人的创造力,一丝怀旧感和孩童般的好奇心。”Zynga公司负责手机领域的高级副总裁Daivd Ko说。他认为,现在许多游戏都想用创造性的方式综合玩家生成的内容(user generated content),Draw something便是依靠玩家生成的内容,不断建立其独特社会竞争力和无与伦比游戏体验的最好例子。“我们将会为这个OMGPOP的主打应用提供更为广阔的用户群体,并期待着这支团队的创造力。”

2010年12月,Zynga仅以5000万美元收购了填词游戏Words with Friends。而Zynga对Draw Something的估值几乎是Words with Friends的四倍。但移动分析公司Flurry的CEO西蒙·卡拉夫(Simon Khalaf)还是认为OMGPOP“卖的太早”——他猜测未来OMGPOP的价值将达到8亿美元左右。

不过,OMGPOP老板丹·波特有不同的想法,他很高兴能与Zynga公司肩并肩的合作。“Zynga对OMGPOP来说毫无疑问是一个正确的合作伙伴,他们用手机游戏推动者社交领域的极限。”他说,“Zynga为我们提供一个专注于Draw Something的机会,并与我们一起为这个游戏保持生命力,这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Draw Something将会一直忠于你所喜爱的东西,这是一个庄重的誓言。”

不一定要成为艺术家才能享受绘画的乐趣

美国现在相对流行的猜词类游戏,除了Words With Firends,还有Scrabble,Pictionary,Mixel,Charadium等等。比起其他游戏,draw something本身拥有许多独特之处,或许也解释了唯有它能迅速走红的原因。

首先是Draw Something的社交属性。丹·波特说,“它不是愤怒的小鸟或Temple Run那样的游戏。它们很棒,却是单人游戏,体验是设计好的;它也不像Words With Friends,它虽然也是一个很棒的社交游戏,但却在一个固定的游戏板上玩。Draw Something的关键是沟通。它是一个结构或一个平台,让用户通过画画和共享个人体验来回进行沟通。”他认为,在所有应用中,Draw Something反而和Instagram最为类似——因为后者的动力来源也是创意。在采访中,他也不忘感谢Instagram和twitter通过分享绘画加大了病毒式传播的力道。

就连游戏开发商也在简介中就写到,draw something的玩家不需要有高超的绘画技巧。游戏的乐趣(尤其是与熟人之间)更在于猜测对方的心理以及考验彼此的默契。而作为作画的一方,也可因人而异地发挥。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艺术家。你不一定要成为艺术家才能享受绘画的乐趣。”丹·波特说,“目前能够实现与他人简单对战或合作的应用比较少,而用户社交需求则日益明显。”另外,游戏单对单的模式导致玩家的时间可以碎片化,即突破了玩家双方必须同时守在各自手机前作画的限制。当你画好后,对方的终端能收到推送消息,并在空闲时随时游戏。在游戏中,可以看作画过程,以及看对方花了多久猜出单词的过程也为玩家增添了乐趣。

丹·波特表示,自己从来没有玩过Pictionary,但有点受到Charades(一种用动作等表演的猜字谜游戏)的启发。Draw Something是Porter设计的第一个游戏,灵感来源于生活中一些简单的运动,比如传接球或者攀岩。正如他的设计理念所阐释的那样,“游戏的成功不在于竞争机制的设置,而在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机制。这有点像玩扑克牌。你不光是在玩牌,还在玩对手的心理。”他在采访中曾开玩笑说,他的设计目标有两个,一个是要“令人捧腹”,另一个是“能让高中男生用它来招惹女生。”

玩家能通过对方猜对单词的数量获得相应金币,但游戏本质上没有比分、输赢和排行榜,而是注重合作,创意和自我表达,并把竞争最小化。他想为那些手机上不安装游戏的用户制作游戏,因为只有那样才能获得大量的用户。“很多人的手机上并没有安装游戏,对于他们而言,玩游戏很累,很紧张。Draw Something完全没有输赢的概念,用其团队成员的话来说,‘我只希望这是一款让大家大笑的游戏’。”

丹·波特的“最后一击”

事实上,OMGPOP 在2006年便已成立,公司名叫iminlikewithyou。随后在2009年改名为OMGPOP。成立初期,公司主要业务为网页版的多人在线游戏,其官网几乎全版都使用Flash来开发,在官网上用户几乎可以通过单击一次鼠标就能开始玩其主推的游戏。

OMGPOP曾在2009年被《时代》周刊评为50个最佳网站之一。然而,在draw something之前,他们制作的30多款游戏都被Zynga打败了。于是他们决定做些不一样的东西。“我们的想法是,如果我们不能像Zynga那样成功,那就做些不一样的东西吧。如果人们不喜欢,至少我们可以说,我们没有在拷贝别人的游戏,而且干的很糟糕。”

对年过花甲的丹·波特来说,draw something是他创业几年来拿出的最后一击。而这最后一击变成了新的开始。20年前,当他刚从大学毕业时,曾在音乐产业工作。那时最流行的是美国RCA唱片公司发行的《辣身舞》(Dirty Dancing)的电影原声。“那时,那些吃唱片这碗饭的人只能碰运气,就像对着墙扔一堆东西,看看哪些能粘住。如果你能知道哪些歌曲即将流行,你一定会去选那一个。但很多时候你不知道。”他说,“现在,我们对着墙面扔了最后一样东西,它粘住了,并且粘得牢牢的。”

随着技术的发展,现在的触屏设备已经能在很大程度上保证屏幕绘图的精确性。Draw something便是利用了触屏设备精细作画的能力达到了良好的游戏效果。“现在许多应用都是点击的,在手势输入方面仍有很多的机会可以探索。”丹·波特说。

据悉,新版的draw something马上将会上线,产品将增加聊天、颜色、图片保存等基本功能,还有可能通过植入更多品牌单词获得一部分广告收益。丹·波特相信这些会使游戏的效果更好。“大家画起NIKE或者Cap'n Crunch来好像都很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