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游戏狗新闻 > 产业动态 > 正文

小米手机启示录:缺货与水灾无关

2011-12-22 来源:游戏狗 作者:牧法沙 评论

登入小米官网论坛看到令人心碎的标题:小米手机需要暂停发货5天。米粉们心碎了。预定十月底出货,出货速度缓慢到令人不耐,雷军的小米科技官网一方面替自己辜负米粉们的等待与厚爱而道歉,一方面表示自己在电池供应,以及封装方面出了问题。

历经两个月的漫长等待,10月28日,中国大陆三十万发烧友终于可以收到他们预定的「小米手机」,他们对这只手机的情感胜过其它国际大厂,因为,里头的功能是他们投票、建议选出的,界面是适合东方使用者的,更重要的是,早些时候「工程纪念版小米手机」发布时,他们协助找到软硬件的各式问题,并且抢到了正式发售的预购编号。从某个角度看来,小米手机的一部份,是由这群发烧友所创造。

但是打开网页登入小米论坛,看到的却是斗大而令人心碎的标题:「小米手机需要暂停发货5天」。

忠实的「米粉」们何止心碎,简直愤怒了。预定十月底开始出货,出货速度缓慢到令人不耐的小米手机,小米科技一方面替自己辜负米粉们的等待与厚爱而道歉,一方面表示自己在电池供应,以及封装方面出了问题。在另一份媒体报导中,小米科技创办人雷军则表示,MOS晶体管以及LED灯在泰国生产,也受到泰国洪灾影响而使出货状况如雪上加霜。

可是,三十万只的预购量,只是HTC一年智能型手机出货总量的O分之O,为何一场水灾没有淹到HTC的Sensation XL,没有淹到三星的Galaxy S2,以及再度席卷全球的苹果iPhone4S?小米手机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事情的真相:与水灾无关

让我们一层一层还原真相。第一个残酷的事实,就是泰国水患对手机产业的影响,其实根本微乎其微。

资策会MIC产业分析师林柏齐表示,泰国水患主要影响的是硬碟和汽车产业。如果勉强扯个边,手机产业唯二受到影响的两家工厂,分别是Sony在泰国的半导体厂,所生产的Switch芯片用于切换通讯频段;另一家FUJIKURA则是制造手机软板,都与雷军所言没有关联,且大部分的代工厂已在第一时间转单其它地区的零组件工厂。

「日本震灾之所以对产业影响严重,是因为日本业者掌握了八到九成的特殊关键零组件,以及相当基础的上游原料。」林柏齐一再强调,泰国水灾和日本震灾对于整体电子产业的冲击性不能相提并论。而记者循线访查国内智能型手机第一把交椅宏达电,内部消息也表示没有影响。

难道雷军在说谎嘛?那也未必。小米遇到的天大问题,对苹果、三星、宏达电来说可能根本不构成困难,原因很简单,小米科技公司很小、资金很少、订单量太少,更关键的是,小米科技以软件出身,对于硬件供应链只能说是一个初生之犊。

提供小米手机无线模块的海华科技总经理李聪结就表示,雷军是亲自带着高层团队到台湾来逐一拜访零组件厂商,态度客气、和善;雷军在接受大陆媒体访问时也说,为串起硬件供应链,他一共见了超过一千个人。

根据雷军说法,小米手机的模具代工交给富士康,而英业达则负责整体组装。由于初入行,取得零组件的成本势必比其它竞争对手高,林柏齐预估,小米的毛利率只有5-10%。以这样的获利率来看目前供应链的接单行规,必须要有10万台的保证订单才「有戏可唱」。根据小米先前公布的资本额约4100万美金,顶多能生产15万支小米手机。

来试着模拟一下状况:如果你是代工厂老板,过去在Google呼风唤雨的老朋友换了跑道,带来一个拥有明星光环的董事长来找你,说我的公司虽然新创,钱也不多、现在订单只有三十万,但新创公司看的是未来,老朋友呀,你要帮助我,网络社会的未来肯定有你一份。

如果你是代工厂老板,你怎么想?

老朋友一场,何况这的确是趋势,帮你一把吧,如果赌赢了,我赚了里子也赚了面子。但是在商言商,资本额不够、后续订单不明,不好意思,麻烦全额现金交易。

这对小米构成的压力不仅是财务方面,当自己不是代工厂的主要客户,碰到问题,代工厂即使有心,也无法像照顾大客户一样面面俱到。尤其英华达多是代工中低阶手机,对于代工高阶机种经验不足;而富士康虽然代工产品五花八门,但手机品牌厂多半「留一手」仅部分委外代工,让核心技术留在自己手里,以致于富士康至今无法靠自己的力量设计高档智能型手机,对小米的帮助也同样有限。

供应链尚未成熟 造就残酷代工市场

事实上,在产能有限、良率不高的状况下,代工产业的生态是残酷的。

一位宏达电的资深经理听到小米手机预购量三十万支,摇摇头,说:「三十万,对小米来说可能是巨大的成功,可是对代工厂不是呀。HTC一年就出货OO台了,何况跟苹果比?大厂缺货、调料、改设计时,代工厂哪里里顾得到你?」

另一位业界人士就有切身之痛:「品牌大厂听闻代工厂替自己代工,震怒抗议,代工厂惹不起大客户、只好把我的小订单从A工厂转到B工厂,品牌大厂又追到B工厂,产线只好又移到C工厂…哎,生产一款平板计算机犹如一场流亡战争。」

小米是不是遇到这样的状况?我们不得而知。雷军只说:「我们在产能遭遇了很大困难。」不过,林柏齐认为,在小米还没做出全球性的实际成绩之前,品牌大厂给代工厂的压力不致于太大,但产能调节方面,代工厂当然「自有分寸」。在提供全球运筹通路与全球组装工厂的EMS追上智能型手机代工的脚步之前,产业链生态难以避免地,就是如此现实与残酷。

「小米手机能不能成功,不能看第一支,而是要看它还有没有能力再推第二支手机,而代工厂还买不买帐。」林柏齐对于小米手机的前景其实是不看好的,中国社会讲求人情、面子,靠着雷军光芒和其它小米创始六人帮的人脉,代工厂今日或许愿意帮忙,但如果卖不好、反应差,小米可能没有资金再推第二支;又或者,人情用尽、后势不看好,再推第二支时,小米遭遇的困境会更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