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游戏狗新闻 > 产业动态 > 正文

VC难拒天使投资诱惑:集体前移垂涎早期项目

2011-11-05 来源:游戏狗整理 作者:H@h的影子 评论

几天前,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透露创新工场将逐渐往VC转化,此前创新工场已经募集到了资金,成为本土机构化“超级天使”势力的代表。

几天前,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透露创新工场将逐渐往VC转化,此前创新工场已经募集到了资金,成为本土机构化“超级天使”势力的代表。

不过更令人惊讶的是,越来越多的VC机构正在往创新工场截然相反的方向行动,纷纷对极早期的天使投资垂涎三尺。

激烈的行业竞争迫使VC机构们开始进行新的战略布局,“不断往早期走”已经成为当前VC机构一致的步伐:纷纷与“超级天使”亲密接触,开辟发掘项目的新途径;而也有不少VC还同时亲自上阵,尝试在极早期项目方面的投资,将产业链往更早期阶段移,以获取更好的项目和更优惠的投资价格。

KPCB的新Party

11月4日的这个周五晚上,KPCB(凯鹏华盈)北京办公室的创业周末活动正式启动,为此取了个非常轻松的名字“TGIFThankGodIt"sFriday”。KPCB合伙人周炜亲自坐镇,他极力邀请创业家们特意登门一聚,甚至还以美食作为诱惑。

当然,周炜清楚,创业家们并不是在乎这顿美食,他试图以为创业家提供一顿思想的饕餮大餐作为诱惑。KPCB的许多员工也参与了这个活动,他们更打算以后每周五都以这样的方式将创业家们请进公司。创业家们可以很轻松地参加这个活动,而前提条件则仅仅是递交商业计划书。

周炜坦言这有对于极早期项目的向往之意,“邀请这种非常非常早期的项目,甚至于你的产品都还没有研发出来,我们都会邀请到我们的办公室。”

对于KPCB来说,初创期和扩张期都是其以往投资主要关注的阶段,但对于极早期阶段项目的投资,还罕有涉足,TGIF活动正好成为了接触极早期项目的途径,为此,KPCB对创业者们直言对中意的项目有可能获得其种子基金的投资。

尽管还只是初体验,但KPCB已经决意要在未来三至五年的时间里加大对极早期项目的关注。周炜透露,“我们会扩充我们的早期团队,让年轻的早期团队更大,我们会在非常早期的项目里做多一点投入。另外,就是对团队专业性的要求越来越强,每个团队成员都必须非常专注于垂直领域。”

KPCB正是看到了众多极早期项目的吸引力,两个多月前,KPCB刚刚投资了一个移动社交游戏公司涂鸦移动,官方称该笔投资是千万美元的级别。周炜正是此次投资的负责人,他也因此进入了涂鸦移动的董事会。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公司是创新工场所孵化的项目,去年10月份才刚刚成立,创新工场当时对其进行了天使投资,尽管初期天使投资的数目不详,但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涂鸦移动的估值就已经大幅提升,从这笔千万美金级别的融资就已经可见一斑,亦可见创新工场作为天使投资人在此项目中不到一年时间中的斩获。

创新工场在极早期项目中的斩获也给KPCB带来一些触动和启发。

VC心仪“天使”

极早期项目撩人窒息的美人香迷人销魂,不仅仅是KPCB,越来越多以关注早期项目为主的VC机构们,都难掩心动之意。

近两年来,李开复、雷军、徐小平、薛蛮子等天使投资名人的出现带动了本土天使投资的发展,天使投资规模逐渐增大,以TMT领域为主的早期项目背后常常有天使的身影闪现,而VC机构们也不约而同地发现,从这些天使投资处能斩获不少优质的项目。

另一家VC启明创投的合伙人邝子平也感受到了和天使投资对接的优势。启明创投已经有几个项目都是与雷军、李开复等天使投资人合作所斩获,最典型的一个莫过于凡客诚品。雷军在2007年投资1亿元于凡客诚品,2008年时启明创投接手,与其他几家创投机构共同进入,如今凡客诚品的估值早已价值连城。在凡客诚品上的成功也助推了启明创投随后又跟随雷军投资了小米科技。“这一块我们也是慢慢在熟悉这种打法,因为好处是经过他们那边以后,公司里面很多的管理层的完善,公司内部的建制比起我们过去看项目好得多。”邝子平称。

事实上,天使投资除了让VC发现这是一条可靠的获取项目途径外,给VC带来触动的还有天使投资与VC的早期投资相比价格往往相距甚大。天使投资可能只是比VC早进一步半年或一年,但估值却能在短期内轻松翻数番。

另一典型的案例便是拉手网,在2010年4月创立时,泰山投资给予了其100万美金的天使投资,此后不久,拉手网的估值不断攀升,后续进入的VC入股价格也飙涨,在2010年12月完成的B轮融资中,北极光等4家机构跟投进入,而泰山投资卖出了部分股权,单单就这部分退出的股权,就已经让泰山投资在半年时间内获得180倍的回报。

跟投拉手网的北极光创投也感触颇多,合伙人邓锋就颇有感慨地称:“我看到的一些情况,他们做得确实有特色,仔细研究以后,发现他们可以以10万美金或100万人民币就可以拿到10%、20%的股份。”

让VC们对价格如此敏感的原因在于市场竞争激烈而导致入股价格不断上涨,尽管近期市场估值水平已大幅下滑,优质项目价格却依旧居高不下。

虽然心动,但要规模化地模仿这些天使投资的做法,对VC机构而言并不太现实,天使投资更具艺术特性,而VC机构系统性的投资工作更像是一门技术。

VC们对天使投资的爱与恨交织。北极光内部的一个认识是,无法将重心偏移到天使投资上,要借鉴天使投资的经验,探寻和天使投资合作之道。“现在大家都在往前走,我们VC很难以天使投资的方法来做。怎么跟他们合作,也是一个挑战,前两天我们公司内部也还在讨论,到底应该怎么做。”邓锋称。

残酷的现实让VC们普遍感到头疼,迫使它们考虑往产业链的前端移动。连本土最大的VC深创投也开始探索起了极早期投资的门道。深创投副总裁孙东升称,从去年开始,公司也开始探索极早期投资的模式,甚至今年公司还专门要求每个项目人员要做一个极早期项目的投资,即还没有实现利润,这种项目在深创投以往所投资的几百家企业中可不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