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游戏狗新闻 > 产业动态 > 正文

苹果下游链条陷被整改恐慌:股价集体大跌

2011-10-27 来源:游戏狗整理 作者:H@h的影子 评论

深秋的苏州工业园区长阳街,阳光灿烂,空气透着凉意。广阔的马路一侧,是相连的两家企业可胜与可利,前者制造苹果macbook笔记本铝合金机壳,后者制造

乔布斯传记在热卖,但因苹果对供应商的过度挤压以及监管不力,一只“毒苹果”正在发酵。

深秋的苏州工业园区长阳街,阳光灿烂,空气透着凉意。广阔的马路一侧,是相连的两家企业可胜与可利,前者制造苹果macbook笔记本铝合金机壳,后者制造索尼、戴尔等笔电机壳,还有苹果、黑莓、HTC等手机金属外壳。

伴随苹果笔记本和iPhone热销,这里原曾一片热火朝天。但一周多前始,偌大厂区变得安静。

这缘于一场席卷整个苹果产业链的环保风暴。距离可胜厂区三公里远的凤凰城居民举报称,可胜工业污染严重,制造大量刺鼻难闻气味,已导致头痛、流泪等症状。有关部门实地检测显示,非甲烷总烃与臭味指标高于国家标准。

10月15日,可胜科技(苏州)有限公司被工业园区环保局勒令停产整顿,1600台CNC机台设备被贴上封条。《第一财经日报》从可胜内部获悉,目前它正积极准备复工,但具体时间不详。为化解难题,该公司正将部分产能迁往宿迁。

等待复工

可成苏州有三家厂,分别为苏州可成、可胜及可利。风波中停产的是后两家。

上周,可成集团董事长洪水树在发布会上承认,不知工厂何时能恢复全面运营,这需要通过政府检查。随后,可成官方表示,将提早完成之前规划,投资400万美元增加臭氧、等离子等废气转换机,减少环境成本。

等待开工的日子,可胜、可利的员工们照样领工资,不过没了加班费,他们并不开心。比如操作工底薪不过1200多元,而加班费可让每月总收入达到三、四千元。不少人已选择离开。多位离职员工说,停工因素外,加班疲倦和工作环境也是辞职理由。

一位冲压部员工说,算上加班,他们通常每天工作12个小时,除中途休息,多数时间一直站着。而且,他很清楚工作中接触的刺激性气味化学药剂影响健康,体质敏感的员工甚至流鼻血。

可胜一位工程师说,厂里已开始为复工作准备,估计不久就会重开。一位员工透露,实际上,全面停摆一周后,有的部门已上班,比如表面处理科。而冲压部还没开始,因为这个工序跟处理科不一样,一动工“都能听得见”。

预备重开的征兆有不少。可利厂区有很多工人在搬原料,门口不时有巴士拉来新工人,他们刚做完体检,第一天报到。

准备复工的同时,可成也打着算盘。上述两家公司多位内部不同岗位人士说,停工后,可成已将不少苏州产能迁往宿迁厂,大量员工随之调去。一员工说,宿迁厂将来比苏州厂要大。

前述内部员工说,可成在宿迁能获得更好政策,听说那里工厂只需为工人缴纳综合保险,而苏州厂要给所有操作工缴社保。

记者尝试与可胜官方取得联系以求证上述信息,未果。

产业链恐慌

此前可成一路被看好。高盛曾预测其今年年成长62%。而眼下停产可谓当头一棒。洪水树坦陈,公司10月份总出货将下降20%,如果继续关闭,11月份出货量或将下降40%。

这导致可成股价连日下跌。同在苹果产业链上的一众零部件、代工企业也蒙受其害。镜头巨头大立光、玉晶光,软板厂嘉联益、触控面板厂宸鸿等企业股价皆大跌,甚至跌停。

此外,仁宝、华通、金像、健鼎和华孚等台企也被传列入“疑似整改”名单。5家企业几天前急着向台湾地区证交所递交声明称,大陆工厂业务运转正常。比如,可成消息传出后,鸿海股价曾一度上扬,因为外界认为它可能从可成手中夺取订单。不过随着全产业链阴云密布,鸿海股价亦大跌,它急得赶紧公告未遭环保问题影响。

因为多数苹果产业链企业的产能位于大陆,人们焦虑是否会步可成后尘。实际上去年以来,苹果产业链企业环保问题频发。近来央视集中点名曝光了苹果供应商,如日本名幸电子因未能通过环评,武汉PCB第二工厂已停工。

最新消息是,本周二,台湾媒体报道称,代工企业和硕联合也因环保问题遭到抨击。一份最新出台的环保报告要求和硕联合积极采取措施,消除其大陆三家零部件工厂污染问题。和硕联合表示,公司正采购新设备。

今年8月,由北京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牵头发布的苹果供应链污染地图,指出了苹果22家中国供应商的环境污染问题。

台湾地区经济主管机构表示,全球对环保或劳工保护的要求日益严格,这是必然,厂商须有绿色供应链概念,才能卓越伙伴。但他强调可成只是个案,而非通案。

苹果的马太效应

人们当然没有遗忘苹果在其中的“作用”。它对供应链的超强掌控,往往会使供应商承受苦楚,因为人人都想吃“苹果蛋糕”。

苹果早已站在全球消费电子产业链顶端,从软件到硬件,产业链上下游各环节上,诸多公司命运握在它手。

代工领域,鸿海、广达去年均因苹果订单业绩大涨,没有啃到苹果的仁宝则陷入衰退。零部件领域,台湾触控模块厂商TPK借苹果概念而上市。

环保标准显然将加大成本。高端PCB大厂奥地利奥特斯为解决环保问题,上海厂环保设备投资达3亿元。但不是所有企业都能承受,为吃到苹果,部分厂家选择牺牲环境。

一零部件企业代表告诉本报,苹果确实公布过系列供应链环保问题管控措施,但执行不到位。另一方面,苹果对生产效率、良率和成本报价严苛之极,往往逼迫供应商铤而走险。

如苏州联建“正己烷事件”,业内人士说,苹果不可能不知道。一位供应商抱怨,一些污染严重的企业仍能源源不断获得苹果订单,在环保上投入巨资的企业无法承受它们的报价方面输掉了,不守规则的干掉了守规则的,劣币驱逐了良币。

而另一方面,在压力成本之外,部分供应链的紧绷状态也使得苹果难于严格执行其规定。如iPhone触控模块环节只有两家主要供应商胜华科技和TPK,且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状态。故尽管也屡屡爆出环境问题,但苹果显然轻易不会放弃与其合作。

本周二,宏碁创始人施振荣也就一系列供应链风波批评苹果。他认为,苹果坐大后,逐渐有“从王道走向霸道”的趋势,出现血汗工厂、压迫供货商降价等情况,利益的平衡开始被破坏。

他强调,企业必须承担社会责任,环保是其中重要一环,苹果必须面对问题来调整,否则会是企业王国当中,出现利益失衡的关键点。

要解决这一问题或许需要多方协力。有观点认为,地方政府在招商、监管等环节应当更为关注。有苹果供应商告诉记者,在PCB领域中,重庆曾拒绝多家污染问题严重的企业;苹果也需要负起其责任。在可成事件后,消息称苹果派驻200多名工程师进驻协助解决问题。可胜内部工程师向本报证实了这一消息,确有大批苹果工程师在厂内对各生产工艺环节进行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