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游戏狗新闻 > 人物访谈 > 正文

对话金山CEO张宏江:实现梦想不必拘泥于形式

2011-10-25 来源:游戏狗整理 作者:H@h的影子 评论

10月24日消息,原微软亚洲工程院院长、亚太研发集团首席技术官张宏江今日正式接替金山创始人求伯君出任金山CEO,随后张宏江与媒体展开对话,谈及自己

10月24日消息,原微软亚洲工程院院长、亚太研发集团首席技术官张宏江今日正式接替金山创始人求伯君出任金山CEO,随后张宏江与媒体展开对话,谈及自己未选择创业的缘由时,张宏江表示实现梦想不必拘泥于形式。

张宏江表示,每个人都在寻找一个平台让激情释放,让梦想实现,看看整个互联网行业,太多人想成为老大,有太多的骚动,相反却忽略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到底是为了做老大去创业,还是为了创业去创业,再或者是想做一件事情。

张宏江认为,如果一个人想做成一件事情,只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平台就没有必要拘泥于形式。现在加盟金山是一个归零的过程,相当于放弃自己在学术圈的积累,这好比自己七年前做工程院一样。“归零对于很多人其实蛮痛苦,对于我自己也很痛苦,这其实是接受一种召唤,接受新挑战的召唤。”

在张宏江看来,加盟金山只是换了一个平台,原来希望在微软内部做,但今天却可以在金山做。当然,这一决定并非草率。他透露,自己在过去的几个月一直在思考下一步怎么走,最终是金山本身的经历和历史所处的条件和国内大势让自己下定决心做出这样一件事情。

“我过去这一段时间思考更多是金山的文化,虽然中间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一直在努力,也在很多地方进行突破。”张宏江称,希望能看到金山未来能有新突破,移动互联网则是未来突破的重要方向。

资料显示,张宏江毕业于郑州大学,获电子工程学士学位,此后赴丹麦留学,获丹麦科技大学电子工程博士学位。多年来,张宏江博士先后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惠普、微软等国际知名机构和企业从事基础研究,产品开发、研发团队的组建和战略决策等工作。

加盟金山软件前,张宏江担任微软亚洲工程院院长、亚太研发集团首席技术官,并获微软第一批十位“杰出科学家”职称。金山董事长雷军(微博)对张宏江赞赏有加,称张宏江有着多年一线研发、管理以及战略决策经验,这与以研发而著称的金山软件的企业理念十分契合,由他出任CEO一职非常适合。

以下是对话金山软件CEO张宏江实录:

腾讯科技:刚刚雷总说是小米科技总裁林斌说服您来加入金山,能不能谈谈是什么触动您加盟金山?请您谈谈加入金山的感受?

张宏江:今天是我加盟金山软件的第一天,金山的同事都在热烈的欢迎,大家对我的期望也很高。这里说说我的感受。

其实当一个人寻找自己下一个目标,下一个平台的时候,你最需要的是一个人能支持你,我很幸运,在过去微软12年当中,有亚勤这样很好的伙伴。我在寻找新平台的时候,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伙伴。我看了雷总过去23年在金山的历史,也看了过去做天使投资的情况,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可以信任的伙伴。

跟林斌聊的时候,我单刀直入的向林斌问雷军有什么毛病,他非常坦率的说,这家伙干起活来不要命,他虽然非常忙,但对于细节的关注和理解也非常好。我觉得这一点其实跟我是很般配的,我本人就是这样,如果问亚勤就知道我本人对细节也非常关注。我本人对于技术非常关注,这一点也跟雷总很相似。

再一个就是说,我早期跟开复还是跟亚勤,还是在工程院跟自己的团队,我的团队理念一直在灌输,所以我礼拜五的告别会上一个非常年轻的员工就总结了一下,三个字,根、家、梦,我们团队一定是给每个人家的感觉,让每个人事业扎根,让每个人都可以做梦,这是我对新的团队的要求,跟雷总谈了几次以后,雷总本身也是非常喜欢做梦的,也有能力把公司做成一个家。

许多人现在出去了,但他们依然觉得他们根在这,所以这也跟我们团队理念非常相似。更不要说求总是中国第一程序员了,叫做中国软件的传奇,我跟求总他了两次以后,觉得以后我们合作也会非常愉快。

金山要抓住移动互联网时机

腾讯科技:很多软件公司都在定五年计划,包括北京市也说未来五年要有百家过硬的软件企业,那么中国软件企业在上规模过程中会面临哪些问题?这些问题怎么克服?这也是金山邀请您来的很重要的原因。

张宏江:我们可以看一下金山历史,然后看一下中国软件发展历史,会给我们很多启发。如果我们看一下的话,中国今天之所以没有很多家有历史的软件企业,很大程度是在于我们的积累,积累是我一直强调的很重要的一点。

我们目前处在一个非常好的时期,我们过去十年是国内经济突飞猛进的12年,我们过去几年看到几个趋势,比如一开始互联网用户超过美国,我们手机用户超过美国,我们汽车销售量超过美国,其实经济本身会把我们各种工业往前推。

我们也看到过去成功的企业,实际上是说它在某个时刻乘上了经济发展的快车,或者某个时候预测到了一些突破点,从而使得他的公司产品或者服务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从我们角度来说,我们下面会花时间看,金山强项在什么地方?金山过去23年的发展里,我们成功地方在哪?我们错失的机会在哪?

从而总结一些经验,做一些反省,再下面我们最重要的是抓住无线互联网机会,抓住中国产业转型的机会。抓住我们在很多方面从过去跟踪到以后的引领的这个转折的机会。我想在这些方面离不开移动互联网,离不开软件服务,就是云,离不开我们终端用户。我觉得我们应该继续投入,继续发展的实际上是金山的人,是我们的技术起家,我们工程师文化,这一点我们比别的公司会来的更加有优势,这也是我特别有信心的一点。

腾讯科技:微软在我们印象中是一家软件公司,金山在我们印象当中也是这样,但是外界也有说,微软业面临一个软件公司向互联网公司或者移动互联网的转战,金山业面临这样一个问题,那么您对这个问题有什么考虑?

张宏江:我们会在下面看一下我们的子公司的现状,然后会有很好的战略计划出来。但是从几个方面来看,我们虽然很强调战略,也会花很多时间讨论战略,但是你十年前来看,今天成功互联网公司,有几个是有战略蓝图的?倒不是说我们不重视战略,我们非常重视。最重要一条是你在战略中能把握宏观上的变化,从而让你的团队适应这个变化,最终引领这个变化。

微软作为一家全球软件大公司,我们以后可以再谈,其实微软在这方面做了非常多的创新,比如从PC往网络游戏上面转型,不是网游,就是我们xbox在线业务,这个成就也是非常大的,也有很成功的转型。我们微软在英文搜索方面已经占了30%的份额,有人甚至预测几年内会超过行业老大。

我举这些例子原因在于,只要我们把握住技术发展的趋势,把握住工业发展趋势,互联网发展趋势,建立一个非常好的团队,这种团队有敏锐有悟性能够打战,是最重要的。

金山历史和所处时刻让我决心出任CEO

腾讯科技:金山整个处于转型过程中,我想问宏江,金山有23年历史,而且公司文化是非常强势的文化,微软也是这样的,你过来以后,这两个文化确实有共同的地方,但也有不同地方,不同的地方有冲突的话,你怎么解决。

张宏江:其实在微软这个公司里,在中国发展期间,无论是研究院还是工程院,我过去三年参加了整个大中华区的五人管理委员会,其实我们一直解决的问题是跨国企业跟中国文化的冲突,文化冲突我本人经历了很多次,包括当年我回国时候的文化冲突。

我记得13年前我考虑回国时,更多人给我的建议是说,你知道我们这波人最强的研究人员一定是出国了,你在国内怎么做一流的研究院?当时我们来了以后,其实是把微软的这种文化,研究院的这种快速的有进攻性的文化,跟中国强调团队的文化结合在一块,恰恰正是因为国内没有明星级的研究人员,我们去另开一条路,把我们最好的最有干劲的研究人员组合起来,才做的跟微软研究院一样好。

所以无论是哪种文化,何况金山跟微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们的工程师文化,我们团队文化,我们一定会最大程度上发挥我们的团队优势,最有战斗力的团都优势,都可以发挥出来,希望你对我们有信心。

腾讯科技:在雷总邀约您加入的过程中,你对于金山向移动互联网这块转型一定有一些思考,您觉得金山过去可能错过了什么?接下来要抓住什么?包括WPS变成云端的软件之后,您觉得跟微软的竞争如何?

张宏江:过去几个月,其实我花了很多时间在想这一步该不该走?怎么走?我的确花了很长时间想,大概有两个月想这个事。最终让我下定决心实际上是金山本身的历史和今天所处的关键时刻,也是国内大势让我下定决心做这个事。

我们最后会在哪一点上得以突破?像我刚才说的,我们今天很难清楚的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过去这一段时间思考的更多是金山的文化,金山过去的历史,我们在国内很难找到一家公司,像我以前说微软一样,虽然中间有很多教训,不尽人意的地方,但一直在努力,也在很多地方进行突破,我看到这种历史,所以我希望你们能看到金山未来能有新的突破,无论是现有的产品和服务,还是未来新的产品和服务。

放弃学术圈积累是接受一种召唤

腾讯科技:我们很好奇您跟微软中国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微博)博士配合那么多年非常默契,什么原因让您离开微软?

张宏江:这个就跟你问我为什么13年前离开美国硅谷一样,张亚勤也说到这一点,他97年就想把我从硅谷抢过去,我说算了,硅谷如此好的天气,如此好的中餐,如此好的文化,我没有离开,其实最终促成我离开不光是微软,也是国内经济的发展,大家可能看过一些故事,就是我心里的思考。

七年前做工程院也是一样,也是归零,归零对于很多人其实蛮痛苦,对于我自己也很痛苦,我做工程院其实把以前的积累都放弃掉了,当然我也业余做一些研究了。今天也同样是放弃掉我在学术圈的积累,这其实是接受一种召唤,接受新挑战的召唤,我原来是想做这个事,原来是希望在微软内部做,但是今天我可以在金山做了。

实现梦想并非一定要局限于某种方式

腾讯科技:您以前的很多同事,比如说林斌最终选择创业,您为何没有选择自己创业?

张宏江:每个人都在寻找一个平台让激情得以释放,能够让梦想得以实现,其实没有必要特别的去说选择某一种方式,一定要局限于某一种方式。

我觉得如果今天我们看,看产业界,看整个互联网状况,其实我们有太多的骚动,太多的人想自己做老大,而没有想清楚你是为了做老大去创业,还是为了创业去创业,还是你只是想做一件事,你想做一件事,只要能找到做这件事的平台,就没有必要拘泥于形式。

腾讯科技:您来金山以后会不会之后跟微软合作会加深?

张宏江:我当然希望这样,其实这两个公司有很多类似地方,有竞争也有合作。金山软件一直跟Windows合作,大家知道梁念坚给我打电话说,非常非常祝贺,第二就说,我看有三个领域我们可以合作,游戏,娱乐,未来的云端都可以合作。

所以我觉得这个产业发展到今天,或者说我们今天中国产业缺乏的就是竞争中合作,合作中竞争这种文化,我们看硅谷,看史帝夫跟比尔盖茨之间的崇拜,竞争,互相依托的关系,这种关系我也希望我们在国内产业也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这种合作。